世界世界二战时代的德意志装甲有多精粹,法国红

图片 1

问题:二战时期的德国军服有多漂亮?

伴随军国主义一同产生的,是相应的军国主义文化,例如对于军队、军人、军装的崇拜。“普鲁士蓝”便是一道颇具特色的文化景观。

回答:

丘吉尔曾有言曰:
“普鲁士是万恶之源”。二战结束后,普鲁士作为德国的一个行政区划被取消。普鲁士之被废除,原因之一就是普鲁士乃是德国军国主义的温床。普鲁士在立国之初,几代国王都明白普鲁士所处的地域政治环境,把国家的现代化与军事化联系起来,通过军事的现代化来促进国家的现代化。所以除了教育之外,普鲁士王国开国时期的国王们便把军队建设作为国家的另一项国策,普鲁士的军费开支在国家预算中的比例、军人数量在国家人口所占的比例之高,都为世所罕见。于是有人说,普鲁士是“军中之国”,而非像一般国家那样,军队是“国中之军”。伴随军国主义一同产生的,是相应的军国主义文化,例如对于军队、军人、军装的崇拜。“普鲁士蓝”便是一道颇具特色的文化景观。

图片 2希特勒曾经说过,军服一定要帅,这样,才能吸引年轻人以当一名军人为骄傲。年轻时一门心思要当职业画家的希特勒,在对军服,汽车,建筑物的设计方面,有很高的要求,有时亲自过问。有人说他参与了纳粹军服的设计,当不属实,但是经他审核并提供了意见,是真的。图片 3

图片 4

当时的确有不少年轻人,正是冲着英俊帅气的军服报名参战的。而二战德军的军服,在当时时尚实用,放在如今也不觉落伍。除了质量和样式,军服的种类,也数德军最多。图片 5

以普鲁士蓝为特征的德国军服

陆海空、党卫军、装甲部队、非洲军团、伞兵、特种部队,都有各自的军服,加上冬装和夏装、伪装服、普通装和礼服,有的级别还有皮衣。有人数了一下,二战时间德军的军服,就有60多种。当然,这些军服,外观上的区别并不是很大。图片 6

所谓“普鲁士蓝”,是指普鲁士境内无处不见的耀眼的蓝色军服,说明穿着者之多。普鲁士立国后设立常备军,但是当时普鲁士国家的经济力量还颇为有限,普军的数量又很庞大,所以当时的普鲁士军人并非常年脱离生产专事训练,而是每年集训两个多月,其余的时间里,士兵们则离开兵营回到家中从事农业或其他生产活动。军队每年发给士兵们两套军服,而军人们为了节省衣服的开销,回到家中从事生产时依然身穿天蓝色的军服;而且那些退役的军人,也依旧穿着过去节省下来的军服,于是普鲁士大地上,人们放眼望去,看到的常常是一片蓝色的海洋,于是德语中也就多了一个词汇:“普鲁士蓝”。“普鲁士蓝”也就凸显了军队的重要,也包含了普鲁士人对于军装的崇拜。

不同军种的军服,区别除了主要体现在肩章、领章、胸章、帽徽上,各军种军服在外观上的区别不大,衬里的差别却很大,以方便不同作战或野外需求。如口袋的大小和形状、挂钩的多少和位置,等等。但是所有士兵和军官的腰带上,都刻着“上帝与我们同在”。图片 7

18世纪时,普鲁士的国王们就喜欢穿军装。但是到了德意志第二帝国的末代皇帝威廉二世之时,穿军装之风才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大兵王”和腓特烈大帝尽管也热衷于穿军装,但是一般只是穿朴素的蓝色军服,即所谓的“普鲁士蓝”,而且军服上极少装饰。而到了威廉二世治下的德国,随着军国主义文化的发展,穿军服之风愈刮愈烈,一发而不可收拾。威廉二世本人更是军服的狂热的爱好者,在他的皇宫里几乎只有他身着军服的肖像或照片,几乎找不到他穿其他服装的画像。威廉二世在位时,凡出席各种社交活动,也总是一身戎装。在各种庆典活动上,他也喜爱身着军礼服出现在人们面前。威廉二世喜爱的军装主要有三个类型。第一种是普鲁士军队的传统军服,包括近卫军军服、重骑兵服等;同时他对奥地利军服、俄罗斯军服也情有独钟。第二种是普鲁士古代的军服,如腓特烈大帝时代的军装。第三种是海军服。而且他喜欢“因人而异”穿着军服,例如例行接见英国大使时,他往往换上英国海军元帅服。

纳粹德国军装始于1933年,最初只在魏玛军队的军服上做了一些改动。标准的纳粹军服始于1936年,在以前魏玛国防军军服上做了较大改动,如钮扣8个变为5个,衣服口袋的形状、军服的长短,都有了较大变化。图片 8

图片 9

即便是同一个军种的军服,几乎每一年,在设计上都会有些不同。有时加一两个折子或钮扣的高低是为了美观,有时内外口袋的大小,则考虑到实用功能。以陆军为例,M36产于1936年,是纳粹德军改装后最早的军服。图片 10

左: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二世

M43则是1943年的样式,也是纳粹最后的军服样式。从1943年以后,纳粹就已经没有时间、精力和金钱,让军服更加美观与实用了。

不仅是国君如此,社会其他阶层亦然。帝国议会召开会议时,德意志帝国总理及一些议员常常同样身着戎装、腰挎佩剑走进议会,既一展其“飒爽英姿”,又显示出他的身份有别于平民出身的议员。平民出身的自由派议员路德维希•班伯格曾经愤愤不平地说道:“德国议会堪称世界上绝无仅有。在德国议会上,部长们以及他们的代表挎着佩剑出席会议,一只手扶在剑柄上发表演说。说到激动的时候,扶在剑柄上的手往往随之晃动,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观。”于是德语中又多了一个词汇:“马刀声声”,意谓德国社会中随处可听到的马刀或是佩剑振动或是出鞘发出的声响,来形容德国社会的军国主义气质。

回答:

上行下效,这股风气并非仅仅流传于上层社会,同样也辐射到了民间,民间对军人的崇敬,对军服的向往,渗透到了各个角落。在许多中学,凡有重大庆典时,多有胸怀爱国主义热情的教师们身着预备役少尉军服雄赳赳大步跨入学校礼堂。在许多铁路线上的鸡毛小站,站长打理日常业务时也往往戴着头盔、挎着腰刀,显示他曾经获得过的荣誉,尽管腰刀常常很碍事。许多青少年皆以穿军服为荣,过生日时得到一套军服作礼物,是青少年梦寐以求的幸事。身着一身军服,在大街上潇洒走一回,会赢得许多羡慕的目光。有这样一个小故事记载了军装在当时社会中的影响力。有一个犹太小男孩过生日,他的父母知道他酷爱军服,所以给他买了一套儿童海军服,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小男孩得到了这套梦寐以求的童子军军服,简直欣喜若狂,穿上以后说什么也不愿意把军服脱下来。甚至到了晚上睡觉时,任凭他的父母如何苦口婆心地劝说,告诉他穿着这身硬邦邦的军服睡觉如何不舒服,并允诺他明天可以整天穿着这身军服。但是这些劝慰毫无效果,无论家长怎样劝说,他都拒绝把军装脱下来,执意穿着军装入睡。军队崇拜并不只是小孩子们的玩意儿,成年人不但崇拜军队和军装,而且对军队乃至军装心怀敬畏。德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一桩颇为离奇的案件,东普鲁士有一个鞋匠福格特,化装成一个陆军上尉,在大街上命令一队巡逻兵随他到了科佩尼克市的市政府,下令逮捕了市长,抢劫了该市的金库。这个事件引起了巨大反响,多次被改编成文艺作品,例如德国剧作家卡尔•楚克迈耶的《科佩尼克的上尉》。在这出戏中,一个身处社会底层的流浪汉,不仅身无分文,而且刚从监狱出来,连身份都没有,仅凭捡到的一身上尉军服便得以呼风唤雨,甚至上演了一出夺取市议会权力的闹剧,闹得小城鸡飞狗跳。只要看过这出戏,就可以对当时的“军装恐惧症”有一个极为形象的概念。

军服顾名思义是军人的服装,它是军队的标志,统一制式的军服体现了这个国家的国威和军威。纵观二战时期各个国家的军服,当然要数纳粹德国的最漂亮,时至今日,也能令广大军事发烧友所追捧。

图片 11

图片 12

军队崇拜症及军装恐惧症之缘起,当然首先在于军国主义思潮的滥觞。然而细心观察,现实又更加复杂,在军队崇拜症的劲风吹拂之下,德国社会的内部矛盾也借着这个风潮改头换面地表露出来。威廉二世治下的德国乃是一个等级制的集权制国家,如果一个人穿着国家机关的制服,例如政府机构或是警察制服,就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我是国家权力机构中人,是主流社会的一员;而借着军队极高的社会地位,军服无疑成了各种制服中含金量最高的一种。所以帝国总理及一些议员在议会中穿军装、戴佩剑,为的是区别于平民出身的议员或其他人、显露自己的身份。学校教师或是火车站站长身着戎装,就可以赢得尊重,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希特勒曾经说过,“军服一定要帅,这样年轻人就会义无反顾的投军效劳”。因为这样的思想政策所以才能设计制作出二战史上被公认的最帅军服。

市民阶层是平民阶层,在等级社会中,他们受着享有特权的贵族等级的压迫。德国市民阶层的发展本来就比较迟缓,与英、法、瑞士、荷兰等国的市民阶层相比,德国的市民阶层在社会中一直处于弱势,长期被排斥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之外。随着市民阶层的经济实力逐渐壮大,市民阶层要求介入政治,以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以及满足自己的荣誉感。但是1848年德国革命的失败,使德国市民阶层又一次受到重创,又一次丧失了介入政治、进入主流社会的机会,仍然被排斥于国家的政治生活之外。随着工业革命在德国的肇兴,德国市民阶层的经济实力迅速壮大,但是国家的权力仍被牢固掌握在贵族和官僚队伍手中,市民阶层仍旧难以分一杯羹。

图片 13

市民阶层即便有了钱,仍然受到排斥,政治仍然掌握在贵族和官僚手中,市民阶层还是有“局外人”的感觉。市民及地位更低的农民的子弟要想出人头地,提升社会地位,打入上流社会,最佳途径非打入国家机器莫属。在这种形势下,平民阶层要想跻身进入主流社会,唯一的途径就是依靠自己的经济实力把子弟送去学校接受良好的教育,然后凭借自己良好的业务素质让他们进入国家机关,打进国家公务员队伍,成为官吏,从而融入主流社会。而平民阶层同样需要在外在的符号体系中找到表现自身价值的符号,军装就变成了这样一个表达自身价值的符码。一个平民子弟从了军,穿上了军服,社会地位就大为提升。倘若再当上个小军官,那么地位就更高了,俨然成了半个贵族。就算没有穿军装或制服的权力,业余时间弄一套来过过瘾,作个白日梦,也可以平衡一下心态。对于德国的平民阶层来说,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

纳粹德军的军服配色多采用黑,灰,白三色,袖章则为红色。简单而不失经典,看起来庄重肃穆,英俊潇洒。

图片 14

图片 15

由此可以看出,军服或某些制服在当时的德国具有明显的象征意义。美国学者克雷格说道:“德国人甘心容忍任何穿着制服或带有官员徽章者的最无礼的举动,这一点免不了使西方的来访者感到惊奇”。因为制服本身并非只是一套衣服而已,而是一个机构的代码,表明制服的穿着者属于某一个机构。倘若这个机构是国家、军队或司法部门,那么制服就成了权力的符号。畏惧制服,实际上就是畏惧“上面”,即当局、政府机构、上级,也就是畏惧制服后面隐藏的权力。向往制服,意味着崇拜制服所代表的权力,意味着渴望进入这个权力机构,成为其中的一员。而崇拜军服,就是德国人制服崇拜的集中表现。

立体的裁剪,合理的收腰,精致的做工,恰到好处的勋章饰品,凸显了军人荣誉。

制服崇拜狂在纳粹时代同样兴旺。但是二战结束后,经过历史反思的德国人痛定思痛,彻底与纳粹划清界限,与军国主义划清界限,军服崇拜狂也被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印证了物极必反的规律。不仅是军服失去了魅力,而且制服也不再具有过去那种威望。在当代德国现在看得到的制服,大多是诸如公交车司机、邮局投递员一类的职业装,中小学校也都不穿校服。制服在德国社会中的退场,表明德国社会中各种权力受到了制约,社会也渐趋平等,人们再也无须依靠穿上制服来表明自己的社会身份和地位。而且许多德国人认为,制服抹杀了人们的个性,使得每个人都大同小异,整齐划一的着装也会间接地使人们的思想整齐划一,极不利于个性的成长,以及社会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德语中制服一词派生出来的动词“uniformieren”,既有穿着制服的意思,也有使人们的行为和思想“一律化”之意,为人们所避讳。而且德国人还担忧,制服的滥觞还会培养人们对于某个机构的畏惧,特别是对于权力的向往和畏惧。

图片 16

至于军服,如今的德国,和平主义盛行,儿童的玩具中武器类玩具不多,军队制服更是鲜见,只有正在服役的军人才偶尔穿军服走在路上,而且也只是在去军营或从军营回家的路上。当然,多元化的德国社会中,喜爱军服的人也并未绝迹,有些青年人也喜欢套上一件军服,或是穿上一双高腰的战斗靴,但是这些现象毕竟不多见,制服、特别是军服,在德国彻底失去了以往的魅力。

二战时期的德军军服无论是设计上还是制作上都属于上乘,款式繁多。即使现在也会令人赞叹不已。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德国军服的设计和制作令各国追捧,二战后,美军就借鉴了德军军服设计了自己的军服。军服这么帅,军帽同样也帅爆了。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抛开历史因素,希特勒不仅仅是个野心勃勃的战争狂人,也是以为追求美的艺术家,他给世界历史留下的不仅有战争,也有至今为止最为帅气的军服。

回答:

 原创不易,请随手关注!

  作者:毅品文团队凯风,无授权禁转!

  如果问喜爱军事的朋友“哪个国家哪个时期的军服最帅”
,相信十有八九的回答就是“纳粹德国时期的德军军服”。不错,极具煽动性、炫耀性和威慑力的纳粹军服,不仅做工精良、裁剪得体、穿着英俊挺拔。而且更重要的是设计、装潢、色彩都体现出浓烈而精粹的法西斯和军国主义审美情趣,军衔领章帽徽等标志配件都包含有大量德意志军国主义传统符号,蕴含着历史积淀雄厚的文化与视觉冲击力。

  图片 34

  图片 35

  (德国二战军服获取了世界是无数军迷的芳心,其根基是非常深厚的)

  纳粹德国的军服并非只是设计巧妙形成的“偶然”(如某个大国只会东模仿西模仿,徒有其表),它是有强大历史延续性的,是对德意志帝国乃至普鲁士军国主义传统“青出于蓝”的继承与延续。早在纳粹之前二百年里,德国久已形成一种牢固的“制服崇拜”文化,这是德意志军国主义的看得见摸得着的重要表现。

  丘吉尔有句名言“普鲁士是万恶之源”,所指就是普鲁士军国主义对德国的历史发展所起到的恶劣影响作用。普鲁士是德意志德国的前身,本是德意志诸侯国之一,奉行带有强烈封建色彩的军国主义,统治阶层被具有浓厚中世纪“条顿骑士精神”的容克贵族地主阶级垄断。政治经济社会管理都带有军事化色彩,军队建设是国家事物的重中之重,以至于普鲁士成为名副其实的“军中之国”。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连文化艺术甚至人的思维都带有浓重军事化特质,其表现就是独特的“制服崇拜”。并孕育了两个独一无二的德语词汇“普鲁士蓝”和“uniformieren”(制服化的思想,意即被钳制被统一的思维)。

  普鲁士军队建制庞大,军人众多,这样就不可能通通脱离生产,所以普鲁士军人每年只有两个月集中军训,其余时间在家待命。但出于军人荣誉感,普鲁士军人即使在家或者退役,也会依旧穿着蓝色的普鲁士军服。这样,新军人旧军人在德国社会上就占据极大比重,举目四望,德国到处都是一片蓝色海洋,犹如我国特殊时期的“蓝蚂蚁”。

  图片 36

  图片 37

  (普鲁士蓝军服)

  图片 38

  图片 39

  (超级军服控–德皇威廉二世)

  图片 40

  (德国元帅)

  贵族与官僚阶级同样钟爱军服,历代普鲁士皇帝都是“军服控”,德意志帝国建立后,威廉二世对军服的爱好登峰造极,像安徒生“皇帝新衣”一样,不停要御用服装师设计裁制各种式样风格的军服,然后穿着到处阅兵、巡视、主持一切国务活动。贵族大臣同样嗜好军服,召开国会时会场一片盔缨晃动、勋章闪耀、军刀铿锵的景象,俨然是军队在开会。议员演讲时,习惯军人咆哮式的发言,激动之时还要不时拔刀作态,锵鏘有声。平民出身的议员创造出一个德语词汇“军刀发言”将此讥讽。

  图片 41

  (满目军服、到处阅兵的德意志帝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ww.5856.com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