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和美洲军训的新取向,让现在沙场扑面而来

欧美军事训练的新趋势

沉浸式技术——

一直以来,美国常规部队的军事训练都是针对打赢快节奏、大规模战役的,但是在如何应对战争中的突发事件方面却明显不足。去年10月美军在伊拉克遭遇的突发事件急剧上升一个月内就损失了一百多名官兵,为此美参联会主席彼得·佩斯已组建了一个“伊拉克问题研究小组”,专门研究美军该如何应对越来越多的突发事件。
  现在,无论是在伊拉克作战的欧美联军还是曾在阿富汗作战的北约部队,已经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应对非常规战役上,并开始对自己的军事理论、装备和训练进行反思
同时兼顾如何训练本国部队来保卫国家。
  
  趋势一:寓教于乐
  
  现在,很多国家的军事训练都是依据目前阿富汗、伊拉克和中东危机中的实际战况来安排的。不过,让官兵从思想上和心理上都能够适应作战和军事生活并非易事。美军最近采取了一种被称为“严肃的游戏”的模拟训练方法来实现这一目标。采用这种方法,受训人员接受训练的过程,就如同在玩电脑游戏他们担当“游戏”角色,自行处理各种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并可对自己的不同决策所产生的后果进行模拟,提高了参训人员的分析、判断和决策等能力。
  
  “心智” (hearts and minds)训练已成为地面部队的一个重要的训练项目
因为它可以帮助作战人员了解当地文化赢得当地的人心。美国战略司令部的联合信息作战中心对指挥人员的训练就不仅仅局限于军事欺骗和心理战还包括中东地区的人文社会学知识等方面的训练。英国也有针对阿富汗和伊朗文化的训练科目。在这些高度互动的游戏中加入对这种场景的真实模拟,可以让受训官兵理解当地普通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
  护卫训练已经成为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作战的联合作战部队的主要训练内容。护卫训练多采用综合集成的方式,例如,从美国陆军的计算机作战游戏到雷登·(Raydon)公司的虚拟护卫训练器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虚拟作战护卫训练器等。瑞典萨伯公司的一种训练器产品还组合了激光仿真和真实的烟火效果。美军的护卫训练可对各种真实战况进行模拟,目的是在进行作战部署前,通过训练提高官兵的作战技巧。英国的国防交通学院也针对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开设了旨在提供作战支援的驾驶课程。
  航空联队战术训练器(AVCATT-A)是美军进行旋翼飞机作战训练的基本训练器材,允许重新配置,以进行各种作战任务训练,如进攻、侦察、模拟运输机等。美军于1999年首次订购AVCATT-A,最近推出了一种可供出口的型号,即直升机联队战术训练器(HELCATT),这是一种可以进行升级、重配的网络系统,可针对世界上的各种旋翼飞机进行虚拟编队训练。
  
  趋势二:联网训练
  
  网络化是训练的又一大趋势,各国纷纷发展全球联网的实时信息交换系统。继法国、德国之后,去年年末,欧洲宇航公司(EADS)在英国南威尔士建立了一个网络中心战仿真中心,英国宇航公司(BAE)等也建立了战争管理评估中心等类似机构。以色列针对近期在中东发生的事件也着手加快建立自己的联合装备战术训练系统,目前Elbit公司在为以色列国防军的地面部队开发战场环境模拟训练系统,计划将飞机、无人机系统和情报系统等方面的训练整合,用于联合作战训练。
  荷兰皇家陆军也打算采用一种高度网络化的模拟仿真系统用于机械化步兵和坦克部队的各级技术训练和战术训练。这种系统由泰勒斯(Thales)公司生产,包括各种车辆的模拟器和可联网的训练器材。瑞典军事演习中心组织了各种虚拟演习,在这种虚拟演习中,各国的管理小组可以通过网络互相学习,演练如何使用相似的装备和通信系统,并且可以进入瑞典的某些防务系统网络,最近的一次虚拟演习涉及包括爱尔兰到乌克兰在内的26个国家,参演人员达到2000名。
  论文联盟Www.LWlm.com
  澳大利亚也计划在2007年上半年以前,将在悉尼附近新建的一个联合训练中心联八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盟国训练中心。这一计划将通过网络为澳大利亚国防军提供最先进的训练设施,使澳美两国军队可以完成联合训练任务,库比克(cubic)防务技术应用公司为这项任务提供24小时不间断,随时更新的仿真技术支持。
  
  趋势三:发展通用标准
  
  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所暴露出的各种弊端使欧美各国认识到,必须对各国目前不同的军事训练方法进行革新,采用通用标准加强联合训练,只有这样才能应对未来战争的挑战。
  但是,欧美各国目前的训练方案、设施、设备复杂多样,几乎不可能设计出能同时满足各军种需要的共用训练方案,为多国部队设计训练方案就更加困难。例如,北约各成员国基本上没有按照北约的通用标准和采购程序采购装备和训练器材,而是各自采购,这也为联合训练带来了困难。美国、荷兰、挪威虽然都建立了设施完善的、以城市作战为训练重点的永久性作战训练中心,装备了大量复杂的训练系统,如MILES,库比克(cubic)和萨伯(Saab)公司的战术仿真系统等,但几乎没有哪个国家能充分发挥它们的作用。
  去年年底,英国防务大臣已经呼吁欧盟在阿富汗更好地与国际盟友合作。他称赞欧盟在解决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问题上发挥了重要的支持作用,但同时强调有必要进一步加强欧盟、北约和联合国的合作。但加强欧盟、北约和联合国的合作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除非采用更加统一、涉及国家更广泛的训练计划,而且要有一定的财力做保障,否则这位防务大臣的呼吁将无法得到广泛支持。
  目前,北约,包括德国、荷兰、西班牙等一些北约成员国在内的欧盟作战集团,以及芬兰、瑞典等非结盟国家在制定自己的训练计划时,已经开始考虑如何与北约各国保持更密切的联系。
  
  难点:提高互操作能力
  
  联合作战中遇到的问题必须采用联合的解决方案,尽管各国都认识到互操作能力的重要性,但在实践中要通过提高互操作性来解决联合、联盟、多国部队未来的军事训练问题却依然困难重重。因为,现在即使同一国家的不同兵种之间,对分享作战战术和情报数据都心存芥蒂,更不要说不同国家之间了。美国及其盟国之间的技术转让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去年年末,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总裁罗伯特史蒂文斯曾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针对此问题指出:“现在最根本的问题是,美国和欧洲政府是将其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保持在一种开放的商业模式还是各自回到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商业模式,对本国工业实行保护和补贴。尽管很多国家有意采取保护主义政策,但从长远看来,这些政策无法获得成功。对于这一点,欧美大公司都看得很清楚。”

让未来战场扑面而来

未来信息化战场对参战官兵的作战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单纯依靠现有的训练方式显然难以满足需求。日前,美国陆军与微软公司签订总价值4.8亿美元合同,旨在采购10万套增强现实眼镜,用来为美军下一步开展沉浸式军事训练提供支持。与此同时,美国陆军实验室也联合多家创新技术研究所,着力研究沉浸式技术对军事训练和战场作战的应用价值。

沉浸式军事训练系统能为参训者提供一个逼真的战场虚拟环境,士兵可完全沉浸其中开展训练,从而最大限度贴近实战,在提升训练效益的同时,还能减少训练伤并节省训练费用。目前,世界各军事大国都已认识到沉浸式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巨大潜力,通过完善虚拟训练系统不断提升作战能力。

虚拟战场触手可及

近年来,伴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快速发展,军事仿真也逐渐驶入发展“快车道”,在装备建设、军事演习、作战训练与后勤保障等领域相继取得重要进展。尤其是近年来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的快速发展,能将计算机生成的虚拟图像实时、动态地融合到人体所能感知到的真实环境中。这样的技术一旦应用于军事训练,势必打造出一个能让士兵身临其境的虚拟战场空间。

沉浸式技术正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发展的最新成果。借助头盔式或盔甲式显示设备,沉浸式技术能将用户的视觉和听觉封闭起来,产生虚拟的视听效果。同时,沉浸式技术借助数据手套为用户提供虚拟的触觉感官,通过语音识别器为用户提供一个可以替代真实环境的理想模型。美军目前正在研发的“士兵构建情报系统”训练保障项目,就是想通过提供设备、模拟器与仿真建模等服务,更好地辅助开展军事情报训练。

与传统的静态沙盘和作战地图相比,沉浸式军事训练系统不受场地限制,能在参战官兵眼前呈现出包含网络、电磁等跨空间的立体动态场景,从而提供一种身临其境的“现场感”。以沉浸式数字单兵虚拟体验系统为例,它能为士兵提供包含山地、丛林、沙漠等场景在内的沉浸式虚拟战场环境,参加训练的士兵只需携带各种传感设备,选择不同的战场环境和任务方案,就能在系统中体验到实战训练的效果。在这样的沉浸式训练系统中,导调人员同样可以临机设置不同的战场环境和突发情况,训练结束后回放观察训练过程,从而推动军事训练向实战化和信息化靠拢。

军事训练安全高效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