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军事工业军民融合发展对我国的启示,军民融合

 摘要:推进军事工业军民融合发展,是世界上多数国家的普遍做法,也符合世界军事工业的发展规律。目前,我国的军事工业也在推行军民融合式发展,但是效果并不十分理想。本文以俄罗斯推进军民融合的做法为例,在总结其先进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对促进我国军事工业军民融合发展的重要启示。
  关键词:军事工业 军民融合发展 经验与启示
论文联盟www.LWlm.Com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毛泽东提出“军民两用”,到八十年代的“军地结合”、“军民结合”,再到十七大中重点突出出来的“军民融合”,我国军事工业发展都传承着寓军于民的思想,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军事工业寓军于民、军民融合的发展现状并不理想。“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通过借鉴学习外国推进军民融合发展的先进经验,对促进我国军事工业军民融合发展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俄罗斯推进军民融合发展的主要做法
  (二)俄罗斯推进军民融合发展的做法
永利皇宫app ,  俄罗斯采用“先军后民”的模式推进军民融合的。“先军后民”模式是一种既想避免军民分离弊端、又不想放弃独立军工体系的折衷做法,与俄罗斯的国情相适应。俄罗斯推进军民融合主要采取以下做法:
  1出台政策措施加以引导
  1990年俄政府制定了《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国防工业“军转民”法》,1996年,俄政府颁布《1995-1997年俄联邦国防工业转产专项计划》,并在1997年对国防工业“军转民”政策进行了调整,将“全面军转民”调整为“以武器出口促进军转民”。俄罗斯国家杜马1998年通过了《俄罗斯国防工业“军转民”法》,使国防工业“军转民”工作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该法规定,“军转民”的资金由联邦和地方预算提供,也可以由国家担保来吸引贷款和国际货币组织、金融机构的资金以及其他预算外资金。俄罗斯政府制订了《1998-2000年国防工业“军转民”和改组专项规划》,其中要求对军工企业实行优化改组,选出生产军品和军用技术的基本骨干企业,使军工企业数量缩减2/3。2001年7月,普京政府批准了《2001-2006年俄罗斯国防工业改革和发展规划》,在经济转型过程中,确保高技术武器装备的研制生产能力。
  二、充分利用国防工业的军民两用技术
  俄前总统叶利钦在1995年底发表讲话说,利用军民两用技术是当今科技领域的一个关键问题。俄罗斯取得的军事技术成果是举世瞩目的,因此,俄完全可利用国防工业独一无二的生产和科研潜力,大量生产品质优良和富有竞争力的民用品。而且还可利用军工企业的两用技术加速军工企业的结构改造,缓和俄罗斯面临的尖锐问题,逐步解决军工生产与国民经济脱节的问题,使国防工业成为不断向国民经济提供先进技术的源泉。俄政府确定的许多关键技术,包括微电子技术、光电器件、人工智能系统、近实时导航系统、空气动力系统、计算机和雷达、核技术、新型火(炸)药和燃料等,大部分都属于两用技术。
  三、俄罗斯推进军民融合发展对我国的启示
  (一)国家在战略层面高度重视外,还必须付诸计划实施
  我国推进军民融合国家不可谓不重视,从毛泽东同志的“军民两用”到邓小平同志提出了“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民养军”的十六字方针,到江泽民的“军民结合、寓军于民、大力协同、自主创新”,再到胡锦涛的“坚持军民结合、寓军于民,促进军民良性互动,协调发展”,都一直在强调军民融合。国家也成立了国防科工委专门负责国防工业的发展和军民融合工作,但是从这几年的实施情况来看,效果还不是很理想。因此,借鉴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我们在政策高度重视的同时,还必须有具体的实施计划来确保国家方针政策的落实。美国有各种军民融合的科技计划以及负责和管理这些计划的机构,来落实和支撑“军民融合”政策。俄罗斯有年度的推进军民融合的规划和计划,日本有高度集中的一元化管理体制,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二)大力发展军民两用技术,并促进其相互转化
  军民两用技术的发展是推进军民融合的关键,是推进军民融合的中心环节。因此,要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出发,加强对我国军民两用技术发展的统一领导、统筹规划、合理分工。成立由有关部门领导组成的军民两用技术发展领导小组,作为国家层次的军民两用技术发展及其产业化的管理、指导、协调机构,负责统筹规划、政策制定、协调合作、组织攻关;制定一整套有利于军民两用技术产业发展的扶持政策,为军民两用技术发展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构成一个资源整合的网络体系,将技术的需求方和供给方有效连接起来,解决技术转移中信息不对称问题。积极引导各类中介机构的发展,为军民两用科技成果转化开辟通道,加强政府、军方与厂商的沟通与合作;设立军民两用技术发展基金,鼓励和资助研制开发、应用军民两用技术,打通军民两用技术成果通向产业化的关键环节。
  (三)采用商用标准和规范,推进国防采办改革
  目前,我国的军为民用发展很快,“十五”期间军工民品实现年均增长19%,体现军工特色的民用船舶、民用航天、民用飞机、民用核能产值年均增长30%,占军工民品的比重由20%提高到25%,但是民为军用却发展缓慢,这与我国国防采办的标准和规范有很大关系。长期以来,我国科技和工业实行军用和民用两套标准,各自遵循自己的标准进行产品设计、试验和生产,严重制约着民用技术向军用的转移。事实上,随着高新技术迅猛发展,不少军用标准已经落后,而国家新标准和国际新标准每年都有颁布,很多民用科技单位的科研水平和技术标准已经超过了某些军工单位。因此,要借鉴、吸收发达国家国防采办改革的先进经验,加快国防采办标准更新,逐步把国家标准和国际标准作为国防采办标准的主题,使民用科技单位能够参与到军用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上。

近年来,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会同军地有关部门,着力完善政策措施,下发推进“民参军”措施意见,从市场准入、信息互通、公平竞争、过程监管和配套保障五个方面,提出32项改革任务,目前已完成15项。改进准入管理,依托全军军事代表机构设立40余个资格审查受理点,截至2016年10月获得承制单位资格证的民营企业已达1300余家,比前两年增长40%。2016年,装备预研领域在“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上采用网上项目指南发布、审查结果公示的管理模式,发布第一批1550余项项目指南,共收到建议书12700余份,受理单位3000余家,民营企业参加比例达到15%。加大国防专利推广转化力度,新增2346件国防专利解密信息。

俄罗斯军事工业军民融合发展对我国的启示

20世纪50年代初-70年代末

进入1960年,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变化,我国国家安全面临严重威胁,国防建设处于临战状态,军工企业的民品生产纷纷下马,重新回到单一军品生产上来。军民结合的方针没有得到继续贯彻,军工系统更加趋向封闭性和单一性,到1978年,民品产值占总产值的比重不到8%。

2005年2月国务院颁布《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允许非公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建设领域,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军民两用高技术开发及其产业化。2005年5月国防科工委颁布《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实施办法》,根据这一文件,民营企业及非公有制企业将获准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领域。这些文件的出台,使部分符合条件的非公有制企业正式进入国防科技工业领域。对推进国防工业市场化和产业化,实现“民参军”的规范化,促进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协调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这一时期的“军民结合”主要是立足于国防工业系统,借助国防工业技术、设备和人员等资源,实现民品的生产,建设平战结合的国防工业产业结构,提高了国防工业的应变能力。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在国家经济、科技体制调整形势的推动下,军工企业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开始把“军转民”和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结合起来;军工企业由封闭型转为开放型,按照市场需求发展民品,不断提高了经济效益;军工主导民品和优势民品得到迅速发展,开始在能源、交通、航天、航空、船舶和光机电一体化等领域取得了较大发展。民品产值以年均20%以上的速度增长,1996年民品产值占军工总产值的比重已高达80%,同时有数万项军用技术转为民用,对促进我国高新技术发展及其产业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21世纪10年代初-至今

“军民结合”思想的丰富与发展

20世纪50年代,随着国家建设逐步走入正轨,军民结合发展被提到中央政府的议事日程。毛泽东同志在指导国防科技工业建设时,提出应坚持“军民结合,平战结合,以军为主,寓军于民”的发展模式。军工企业借用军工生产线或新建民品生产线,掀起了军民品共同开发生产的高潮。据航空工业史料记载,1955年5月,当时的二机部就批准了南昌飞机厂、株洲航空发动机厂、沈阳飞机厂和沈阳航空发动机厂的民用产品方案,1955年航空工业的非航空民品产值为683万元,主要产品是摩托车,涉及的厂家主要有南昌飞机厂和株洲航空发动机厂。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面临着巨大的国际压力,国内经济建设百废待兴,同时需要建设和发展强大的国防工业,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在加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同时,积极探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国防建设。

201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由习近平任主任。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是中央层面军民融合发展重大问题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统一领导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负责。

21世纪初-10年代初

为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国防科工局研究拟制了《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2015年公布了新版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许可项目由2000余项减至700余项,比旧版目录许可项数减少了62%;印发了《关于非国有企业申报军工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有关事项的通知》,打通民营企业申报军工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的渠道;支持军工和民口单位组建创新战略联盟,加快军工体系开放竞争和科技成果转化,鼓励民营企业与军工单位建立产学研用合作机制;与湖南、贵州等军工大省签署军民融合战略合作协议,打造一批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举办军民两用技术创新应用大赛,推动落地一批军民融合项目等。

随着整个国家经济形势的转变,确立了在公有制基础上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产业和产品结构得到了全面调整,民品发展开始纳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轨道。由于多数军工企业还没有摆脱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军工企业的民品产业在管理方法、经营理念上还难以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加之多数军工企业的生产线没有得到充分的改造,资金、能源和原材料紧缺,产品形不成规模经济,因而不少军工企业的民品逐步由畅销转入滞销,给军民结合工作带来了新的困难。

2009年7月24日,在中央政治局就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研究进行第十五次集体学习时,胡锦涛同志详尽阐述走出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的构想和办法,要求建立和完善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军队人才培养体系、军队保障体系和国防动员体系、科技资源体系。军地各有关方面把推动军民融合式发展摆上重要议事日程、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将国防建设这出传统的军队“独角戏”变为军民“大合唱”。中核集团坚持军民融合、自主创新,成功研发出我国第一座快中子反应堆,在掌握第四代核能技术上实现突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着力打造军民两用产业发展,加速实现“打造国际一流航天防务公司”发展目标。2008年开始包括北大、清华等在内的百余所地方高校招收国防生,鼓励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应届毕业生入伍。国家经济基础设施建设中贯彻国防要求,交通、通信和物流等领域体现了既促进经济建设又兼顾国防建设的双向功能。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末

“军民融合”走向深度发展之路

“军民结合”思想的产生与实践

从“军民结合”到“寓军于民”,再到“军民融合”,这些重要思想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充分体现了党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发展规律的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贯彻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必须坚持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布局相衔接、国防实力与经济实力提升相协调、军队建设发展方式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相适应,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深度融合发展新格局。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