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带回一件值钱宝贝,溥仪带到长春的国宝究竟有多少

溥仪是个聪明人,他的思想不仅很开放,而且极善于随机应变,以至于很多的满清遗老遗少,即使在他逊位出宫后,仍然死心塌地的追随着他,因为他们相信,只要跟着溥仪,就会有“重建大清王朝”的一天。

二是据溥仪着《我的前半生》中记载的:“我们行动的第一步是筹备经费,方法是把宫里最值钱的字画和古籍,以赏赐溥杰为名运出宫外,运到天津租借的房子里。溥杰每天下学回家必须带走一个大包袱。就这样的盗运活动,几乎一天不断地干了半年多时间。运出的字画和古籍,都是出类拔萃、精中取精的珍品。因为那时正值内务府大臣和师傅们清点字画,我就从他们选出的最上品中挑最好的拿。我记得有王羲之父子的墨迹《曹娥碑》《二谢帖》,有钟繇、僧怀素、欧阳询、宋高宗、米芾、赵孟頫和董其昌等人的真迹,有司马光《资治通鉴》的原稿,有唐王维的人物,宋马远和、夏珪以及马麟等人画的长江万里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还有阎立本、宋徽宗等人的作品。”“运出的总数,大约有一千多件手卷字画,200多种挂册和册页,200多种上下宋版书。”

溥仪在土肥圆贤二的怂恿之下,到长春当了伪满州国的执政,在关东军的逼迫之下,溥仪献出了一大批文物;1945年,日本投降,溥仪在出逃大栗子沟时,又损失了一大批文物;他携带着仅剩下的两箱子珠宝,被囚禁在前苏联的伯力和赤塔,他回国的时候,前苏联返还了一部分溥仪携带的宝贝,这些宝贝,就被东北人民政府移交给沈阳故宫博物馆收藏。

记者:溥仪为何选中小白楼存放稀世珍宝?

图片 1

三是据杨仁恺着《国宝沉浮录》记载,溥仪带出故宫的法书名画1331件,比清室善后委员会编《故宫已佚书画目》多出113件。杨仁恺先生是发现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真迹的着名文物鉴赏家,他对照《故宫已佚书画目》加上后来发现的法书名画得出这一结论。

溥仪为了维持正常的开支,根据溥仪的侍卫李国雄回忆,半夜的时候,溥仪的手下曾经将古玩字画,卖给天津的文物贩子,然后整袋整袋地往天津静园,溥仪的寓所里抬大洋。

记者:这些国宝后来是如何散佚的?

想要“复国”必须要有充足的资金,溥仪为了达到目的,他早早地就在暗中做着打算,他将大内的古玩字画,以赏赐的名义,交给了弟弟溥杰,并让他偷偷地带出了宫,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一书中回忆说,这样的盗运活动几乎一天不断地干了半年多的时间,而且运出的字画古籍都是出类拔萃的精品……溥仪后来被鹿钟麟撵出了皇宫,避到天津的静园。

一是曾担任溥仪侍卫、当时在天津专门管理此批宝物的严振文。根据他的回忆,由天津的张园迁至静园有书画卷册30-32箱,宋元、殿本书35箱,还有大金库两个,内装古玩玉器,大金库内套30多个手提小金柜。在这些箱子内装有:法书名画约30箱,内装1300件,由北京醇亲王府运天津,存放静园楼下旁室内;法书名画册页4箱,内装40件;书画挂轴一箱,内装21件;宋元版书31箱,内装200部;殿版书的部册3箱,内装数不详;大金柜两个存静园楼下库房,内装皮匣2个,手提小金柜30余个;皮货8箱,计300件,与金柜存放在一起。

图片 2

记者:溥仪带到长春的文物真品究竟有多少?

记者:孙老师您好,当初溥仪是如何将这些国宝运到长春的?

北宋大画家李公麟《三马图》在哄抢中至少裂为三截,图为局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ww.5856.com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