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21世纪初俄罗斯军事战略调整及其发展走向,世纪之交俄罗斯核战略的调整变化

试析21世纪初俄罗斯军事战略调整及其发展走向

俄罗斯/核战略/应变/特点/趋势

摘要:自1991年俄罗斯联邦成立以来,俄罗斯军事战略面对不断变化的战略环境,经过叶利钦时期、普京时期以及现在梅普组合执政三个时期的不断发展,已形成了一个较为完善的体系。根据俄罗斯2009年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不久俄罗斯将出台新的军事战略,回顾以往俄罗斯军事战略调整的历程,可以预见新军事战略的基本走向。
  关键词:21世纪;俄罗斯军事战略;调整
  论文联盟www.LWlm.Com  
  进入21世纪俄罗斯在继承前苏联军事战略遗产过程中,根据变化的外部环境,不断对军事战略进行了充实和完善,军事战略凸现灵活性与务实性。2009年5月12日梅德韦杰夫颁布新的国家安全战略,为军事战略新一轮调整指明了方向。
  
  一、21世纪初俄罗斯军事战略调整的演进轨迹
  
  2000年普京担任俄罗斯总统后,俄罗斯面临严峻的安全威胁。普京针对俄罗斯军事战略的若干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做出了新的回答,有效的保护了国家利益,确保了国家安全。普京时期(2000—2008年)俄罗斯军事战略做出了两次调整。
  (一)普京时期俄罗斯军事战略第一次调整
  该阶段俄罗斯奉行“积极的现实遏制”军事战略。2000年普京签发总统令先后颁布了《俄联邦国家安全构想》、《俄联邦军事学说》等指导俄军建设的纲领性文件。这些文件从宏观上确立了新世纪俄罗斯军事战略调整的框架,并对于叶利钦后期的“现实遏制”军事战略做出了修正,反映了普京对于俄罗斯军事战略新的思考。
  (二)普京时期俄罗斯军事战略第二次调整
  该阶段俄罗斯奉行“以核遏制为依托的机动”战略。2003年10月,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发展的紧迫任务》的构想文件,标志着俄军军事战略的新调整拉开序幕。该文件颁布后,俄军第一副总参谋长巴卢耶夫斯基指出,该构想是根据形势的变化,对威胁判断、军事力量的建设等方面做出的补充。①2004年2月俄军举行了“安全—2004”战略核演习,巴卢耶夫斯基宣称,“我们现在这样表述武装保卫俄罗斯的主要组织原则:以核遏制为依托的机动战略”。这标志着俄罗斯军事战略已实现从“积极的现实遏制”战略向“以核遏制为依托的机动战略”的转变。
永利皇宫app ,  
  二、21世纪初俄罗斯军事战略调整的动因
  
  (一)因应美国对俄罗斯的战略遏制
  战略遏制是指美国利用强大的军事实力对俄罗斯进行战略包围,企图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冷战时期,美国对苏联成功地战略遏制,将苏联拖入了激烈的军备竞赛中,最终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冷战结束后,大国之间的竞争越来越体现为综合国力的较量,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各国彼此拥有了更多的共同安全利益,谋和平、求发展、促合作已成为了世界各国普遍价值追求。然而,美国并没有放弃冷战思维,在美国看来,俄罗斯拥有广袤的国土、丰富的资源以及对大国地位的执著追求,这些都是俄罗斯军事上再次崛起的有利条件。美国对于这样一个国家“既要寻求合作,又要谨慎防范,防止出现合作方法本身不能阻止未来冲突的可能性”。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俄罗斯几度沉沦后,都实现了再度的崛起,要延缓俄罗斯崛起的时间和幅度,就必须从外部环境加以限制。进入21世纪,美国对俄罗斯战略遏制最显著的标志就是部署导弹防御系统。20世纪50年代,美国为对抗苏联开始研发导弹防御系统。苏联解体后,美国并没有停止导弹防御系统的建设,反而加快了研发的力度。经过克林顿政府、小布什政府的大力推动,到目前为止,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已发展成为了具有攻防兼备能力的战略性武器系统。一旦在全球完成实战化部署,将打破美俄间“确保相互摧毁”的核平衡,极大削弱俄罗斯的战略威慑能力,确立美国对俄罗斯在常规军事力量和战略核力量上的“双优势”地位。
  (二)缓解北约东扩带来的安全压力
  缓解由于北约东扩带来的地缘安全压力是21世纪初俄罗斯军事战略调整的直接动因。北约是西方在冷战时期为对抗华约而成立的军事联盟。华约解散后,中、东欧各国从各自国家利益出发,纷纷要求加入北约,寻求安全保障。与此同时,为了巩固冷战成果,添补苏联解体后在东欧留下了“地缘政治的真空”,在美国的大力推动和中东欧国家的“紧密配合”下,北约于1999年和2004年成功实现了东扩,2009年4月1日北约又将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吸纳为成员国。从地缘战略环境的角度看,北约东扩进一步恶化了俄罗斯面临的安全环境。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西部就失去了约2000公里的战略防御纵深,北约两次东扩后,对俄罗斯形成了一条从波罗的海到黑海的战略防线,北约的前沿部署向前推进了近800公里,“飞地”加里宁格勒和俄罗斯西部重要的政治、经济中心圣彼得堡直接暴露在北约的军事压力下。这对于俄罗斯国家安全构成了最直接的威胁,由于波兰、捷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没有签署《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这就意味着上述国家部署任何武器都将不受到限制,一旦北约在上述国家部署导弹防御系统,那么俄罗斯的整个西部地区将处于北约监控之下。俄罗斯前外长普里马科夫指出:“俄罗斯不能接受北约扩展的做法,不是因为俄罗斯有否决权,而是因为俄罗斯必须在恶化了的地缘政治环境中捍卫自身的利益”。
  (三)适应国家安全战略做出的调整
  在安全理念上,确立了以“突出欧洲、东西兼顾、稳固周边”为核心的新欧亚主义为国家安全战略新的指导思想。“突出欧洲”就是以融入欧洲为重点,俄罗斯国家的核心利益在欧洲。欧洲文明是世界先进文明的代表,只有融入了欧洲,俄罗斯才有可能再度成为世界强国。2002年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坚定地表示我们在欧洲的优先方向”②。“东西兼顾”就是东西方并重,利用地跨两大洲的优势吸取东西方先进的文明成果,建立稳定的东部安全环境同时借助正在崛起的亚洲力量,在国际舞台上实现纵横捭阖。“俄罗斯既是欧洲国家,又是亚洲国家。我们既对欧洲务实主义,也对东方的智慧给予应有的评价”③。“稳固周边”就是加强与独联体国家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一体化建设,重新确立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为俄罗斯的发展创造安定的周边环境。2000年版《俄联邦国家安全构想》指出:“与独联体各国进行有效的协作是俄联邦军事安全保障领域的一个最重要的战略方向”。
  在安全目标选择上,重振大国地位。确立正确的安全目标始终是国家安全战略首要解决的问题。国家安全战略目标是战略指导者在国家安全战略实施中所要达成的最终目的,它反映了一定历史时期对国家面临的形势及肩负任务的基本判断,是制定战略的出发点。“一种没有目标的战略也不是真正的战略,充其量不过是一种牵引行动而已”④。无论是普京执政时期,还是现在梅普组合执政时期,俄罗斯从未放弃对世界大国地位的追求,将其做为战略目标,体现出了俄罗斯安全战略的务实性,因为目前“俄罗斯正处于数百年来最困难的一个历史时期。大概这是俄罗斯近200—300年来首次真正面临沦为世界二流国家,甚至三流国家的危险”。
  在安全手段选择上,强调军事手段的运用。战略手段是战略指导者根据战略目标对战略力量的运用方式。英国著名战略学家利德尔·哈特指出:“战略能否获得成功,主要取决于对“目的”和“手段”(工具)能否作精确的计算,能否把它们正确地结合起来加以使用”⑤。国家安全战略实质上就是国家安全战略目标与手段的有机统一体,只有将战略目标与战略手段有机的结合起来,才能最大限度的维护国家安全。俄罗斯是一个有着尚武传统的国家,从彼得一世改革开始,几百年来俄罗斯都将国防和军队建设置于国家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国家强大首先要有强有力的军队做保障”。2009年5月12日,梅德韦杰夫批准的《2020年前俄联邦国家安全战略》再一次强调,必须依靠本国武装力量捍卫国家利益。目前,俄罗斯综合国力尚处于恢复期,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俄罗斯要重振大国地位需要倚重强大的军事力量。

在西方不愿意、也无能力包揽俄经济发展的情况下,俄下世纪初在探索经济发展模式过程中将经历艰难历程,俄的经济腾飞仍需时日。俄核武器的研制开发工作也必将受到国内外诸多因素的制约。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俄将进一步调整、充实和完善其核战略理论。

1.《THE MILITARY BALANCE》IISS 1997/1998,1998/1999

优先保证重点项目的物力、财力。充分保障优先研制、装备先进的战略核武器及其运载工具,资金不够就用军售所得补充,做到“以军贸养核”。由于受到财政方面的限制,俄对核武器及运载工具的发展提出减少数量、提高质量的方针,通过拆借延寿、统一和优选、减少层次和重复等措施,努力维持核武库的规模。对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进行了先后次序的调整:重点是优先发展陆基核武器,提高其生存能力;其次是发展海基核武器,降低其花费,提高命中精确度;空基的核力量耗资最多,生存能力又受多种条件限制,因而列为第三。

1993年4月,
《俄联邦外交政策构想基本原则》从俄切身利益出发,决定奉行全方位外交,提出加强俄罗斯联邦和独联体内部的关系,要恢复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这预示俄要与西方拉开距离。同时,俄军界对“新思维”中的“单纯防御”战略进行了批判,认为那是“明显地反映了某种政治情绪,而没有考虑到武装斗争的法则。实质上,这对于国家来说是在未来战争中预先决定了必然失败的死亡原则。”1993年11月《俄罗斯军事学说基本原则》提出要以“积极防御”取代“单纯防御”,强调“攻防并重”,并放弃(1982年勃列日涅夫在塔什干宣布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要向独联体国家提供核保护伞,以加强独联体的凝聚力,同时声称向对俄发动进攻的核大国及其盟国首先使用核武器,以便以核武器遏制核战争和大规模的常规战争。俄此时隐约意识到“核大国及其盟国”对俄的安全构成威胁。这标志着俄根据战略形势和周边安全环境的变化,在深刻的反思之后,已着手在理论和实践上调整冷战后奉行的核战略理论。

将优先保证发展战略核武器列为首要任务

2.《SURVIVAL》THE IISS QUARTERLY,AUTUMN 1998

俄的核战略将进一步得到调整和充实,俄将对核战略思想、组织指挥系统、核部队建设、武器装备等各方面进行改革。

俄罗斯的核战略是在继承前苏联核战略的基础上,针对冷战后俄面临的国内外现实逐步演变而形成的。“现实遏制”已成为俄核战略理论的重要特征。为有效地发挥其“双重遏制”的核威慑作用,确保大国地位和维护国家安全,俄罗斯在经济财政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仍以坚定的意志和行之有效的措施研制和发展其杀手锏——战略核武器;为弥补常规力量的不足,俄决定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并计划在地区或局部战争中实施非战略核打击。由于受到国际和国内诸多因素的严重制约,俄罗斯核战略的实施及其有效性将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俄罗斯军事——1992~1998年

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俄对核武器的地位和作用作了重新认识和定位。俄认为,“如果说以前单纯把遏制美国和北约作为战略核力量的惟一任务,那么在新的军事政治条件下,考虑到俄罗斯常规力量的局限性,战略核力量还应担负起防止局部和地区战略的任务。”俄将现代战争划分为四等,即核大战或大规模常规战争(由大国或核国家发动的战争)、地区战争(由前苏联周边国家挑起的战争)、局部战争(在前苏联国境内或独联体内爆发的战争)和武装冲突。俄认为,应付大规模战争或核大战是俄核战略的根本出发点,因为地区战争或局部战争也有升级为大规模战争、进而引发核大战的危险。核威慑主要是在战略上遏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发动的大规模常规战争或核战争。局部战争或武装冲突是由俄的邻国在边界或者俄联邦国内的分裂势力发起的。此类战争或冲突的可能性在急剧增加,而且往往是与西方或外界的支持分不开的。为弥补经济困难造成的常规军事力量的严重不足或出于对这种常规军事力量缺乏胜利的信心,俄军事理论界首先提出,在地区战争或武装冲突中俄军遭受重大伤亡或者战争有升级的危险时,俄可先发制人,对敌实施战役或战术核打击,以尽快结束战争。俄强调实施战术核打击,对西方插手俄周边或国内冲突无疑会起到遏止作用。这样,俄核战略就可以起到既可以防止核大战或大规模战争又可以遏制地区、局部战争的双重遏制作用。

改革还将涉及上至航天军事系统,下至组建快速反应部队。改革的目的首先是保证核遏制效果,如遏制失败,则及时发挥非战略核打击的作用。

1999年3月24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空袭南联盟,
更坚定了俄核战略理论中核战略对手的概念。同时,俄与周边国家及俄内部矛盾急剧上升也加剧了俄的危机感。俄进一步充实、完善其核战略并根据其安全战略以及形势的变化使之具体化。

3.参考资料:俄罗斯外交——1992~1998年

俄“现实遏制”核战略是依据俄国内外形势提出来的。俄面临的“现实”态势是:1.地缘政治环境恶化。北约东扩和西方渗透使俄比原苏联在西部减少了约2000公里的战略缓冲地带,以致俄的战略防御前沿收缩至前苏联腹地,离莫斯科仅400多公里。
南部受到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和西方的威胁,独立离心倾向加剧,东部与日本有北方四岛悬而未决,有美日等敌对势力,对俄的包围圈越来越小。2.俄的综合国力和大国地位与前苏联相比已不能同日而语,与美和北约的常规军事力量相比,仅是一比三,不再存在均势,更无优势可言;经济连年持续滑坡,无力维持现有常规军事力量;军事装备老化,士气不高,难以在一场大规模的常规战争中取胜。3.独联体矛盾重重,已形成两个对立的政治军事集团,俄构筑的集体安全体系已处于崩溃的边缘。

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极力削减俄的核力量。俄要振兴国家、恢复大国地位的强烈愿望与西方融俄、弱俄、分俄的既定战略的矛盾极为尖锐。以美为首的北约各国在冷战时期花费了几万亿美元才拖垮了苏联,防止俄东山再起是西方对俄战略的重要目标。西方援俄的目的已从重点促俄进行经济改革转变为首先尽力维持其稳定。目前西方的援助旨在避免俄的局势变得更糟,并不指望那里的局势会有所好转。正如美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所说,“美国对俄援助资金的3/4是用于减少核战争的威胁和避免大规模杀伤武器落入歹徒之手。”美国1998年援俄6.11亿美元,其中4.53亿用于“核安全”项目。俄由于经济困难,有求于西方的经济技术援助,在国际重大问题和军控、裁军、修改反导条约包括杜马批准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启动第三阶段的谈判等方面将面临西方的强大压力,难以坚持强硬立场。在这种情况下,俄现有核武库的规模将难以为继,只能逐步削减。

1993~1994年底为调整阶段

政治、经济因素对俄核战略的制约作用不容低估

对于俄罗斯来说,核战略是俄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要素,是军事战略的主要支柱。在俄核战略的形成过程中,集中体现了为国家安全战略、军事战略和外交战略服务的本质,而在实施国家安全战略、军事战略和外交战略过程中,往往以核战略为主要内容。确立核战略理论的前提是要明确核战略对手。只有首先明确核战略对手,才能解决对谁使用核武器,如何研制、发展、部署核武器,如何组建核武装部队,何时以及如何控制使用核武器的问题。这一点对俄罗斯的核战略理论尤为重要,因为俄在探寻和明确核战略对手的过程中走过弯路。俄最初认为,俄罗斯现阶段没有敌人。后来经过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变化才认识到美国及北约军事集团是危及俄生死存亡的主要敌人,同时对民族、种族分裂主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等危及国家安全和统一的威胁也要认真、坚决地对待。冷战后,俄核战略理论形成及其演变过程经历了三个阶段。

战略核武器是维系俄国家安全和大国地位的惟一可靠保障,是俄与美平等谈判、讨价还价的仅存筹码。叶利钦说,只有在与美谈判战略核武器的时候才真正感觉到俄美是平起平坐的。俄认为,国家安全主要由军事力量保证,而目前俄军事力量中常规军事力量严重不足、士气低落,只有核武器才能起到保证安全的作用。俄的世界大国地位也主要靠核武器支撑。因此,在俄罗斯的军事改革中将优先保证把发展战略核武器列为首要任务。俄在近几年放慢核裁军步伐的同时,重点提高战略导弹的突防能力、命中精度和毁伤能力,加强其机动性能和生存能力。尽管俄经济财政困难重重,但仍然保证了先进的战略导弹的研制、生产和装备部队。正如前国防部长罗季奥诺夫所说,战略核武器和军事宇航计划是不受任何节约措施影响的。近年来,俄军事改革中各军兵种都大幅度的裁员,惟独战略导弹部队未减一个团,战略火箭军反而得到加强,吸纳了军事航天部队和导弹空间防御部队,保障了核打击力量及侦察、预警和防御能力。调整后的俄罗斯战略核力量在费用减少的情况下,却保证和扩大了其效用,虽然只占军费的15.6%,却可完成90%以上的维护国家安全和保持大国地位的战略任务。

在俄国防战略体系残缺不整的背景下,核武器的发展同样面临着许多难以逾越的障碍。苏联解体,不仅原苏军及武器装备被瓜分,而且原苏联完全的战略预警系统、完整的战略防空系统、统一的战区指挥系统、完整的国防工业体系也都遭到结构性破坏。俄至今尚未建立起完整独立的国防战略体系。这对俄发展三位一体的战略核武器体系也起到极大的制约作用。

1991年12月~1993年初为继承阶段

石泽,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翟德泉,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主任,副研究员。(北京
邮编:100005)

完善统一指挥系统,提高综合战斗效能。为保证指挥便捷有效,战略火箭军、宇航部队、航天器管理局、导弹太空防御部队合并组成战略火箭军,并加强了通讯、侦察、预警设备的研制和装备部队。俄计划于2001~2005年间,将战徊火箭军与空军合并为“空-天军”,进一步加强侦察、通讯、预警能力以及导弹的进攻、防御能力。组建20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作为实施战术核打击的中间环节。

俄罗斯核战略经过几年的实践、探索,渐趋成型。在国力空前虚弱的情况下,俄要想维护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要取得地区战争和局部战争的胜利,依靠常规部队难以达到目的,只有依赖核武器才有可能威慑、遏止战争的爆发或取得战争的胜利。俄的“现实遏制”核战略通过核威慑达到“双重遏制”效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