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会暗潮涌动,明是指责中国实则针对美国

图片 1(何雷中将去年参加香山论坛)

摘要:
参与筹备香会15年、负责香会组织工作超过10年的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亚洲区执行主任蒂姆·赫克斯利(Tim
Huxley)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今年有多个国家的防长因为国内事务无法出席香会,这些事务看似互不相关,但它们也许显示出
…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中美两军的“互动”再次引发广泛关注。在新加坡举办的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以下简称“香会”)昨日正式结束。参与筹备香会15年、负责香会组织工作超过10年的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亚洲区执行主任蒂姆·赫克斯利(Tim
Huxley)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今年有多个国家的防长因为国内事务无法出席香会,这些事务看似互不相关,但它们也许显示出,当前亚太国家及全世界都面临着许多变化。而对于此次香会的焦点,多名中外观察人士也对澎湃新闻表示,今年不像往年那样关注南海问题。中国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研究中心原主任姚云竹少将(退役)对澎湃新闻表示,今年香会暗流涌动,表面上有部分矛头指向中国,但对美国的期待与不安是地下汹涌的暗河。多名防长缺席折射不安世界包括美国、日本、韩国、法国等多国防长出席了此次对话,但澎湃新闻记者观察发现,以往出席过香会的国防部长中,也有不少由于各种原因缺席了此次会议或是派代表出席。英国国防大臣法伦因准备英国大选缺席香会。今年4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为更好地与欧盟进行“脱欧”谈判,宣布提前三年进行大选,英国随即投入了激烈的选战。目前法伦正在为保守党紧张拉票,英国国防部幕僚长及其他一些相关人员代为出席了香会。菲律宾国防部长洛兰萨纳因菲律宾南部的军事行动缺席香会,副部长戴维代为出席并做大会发言。5月23日,菲律宾军警根据情报在南部城市马拉维搜捕极端组织及武装人员引发交火,总统杜特尔特紧急结束在俄罗斯的访问,宣布在棉兰老岛等地实施戒严。目前军事行动还在继续。印度国防部长贾特里身兼财政部长一职,目前正忙于国内事务,未能出席。印度也没有派出其他国防官员。此前,印度前国防部长帕里卡尔于2014年在香会上发表了讲话。出席香会的韩国防长韩民求则处境艰难。他在朴槿惠时期获得任命,韩国新总统文在寅上台后,即将任命新防长。而因为韩国国防部蓄意漏报4辆萨德发射车入韩一事被证实,韩民求已经被列为了青瓦台的调查对象。韩民求此次没有在大会上发言,但参加了一些双边和多边会谈。负责香会组织工作的赫克斯利确认了缺席情况并解释了各自的原因。他表示,这些原因看似互不相关,但有可能折射出了世界上某种系统性的现象。“各国在政治、经济方面都在发生很多变化。以菲律宾为例,有些国家的冲突也在上升。”不过他也透露,法国马克龙政府的新防长古拉尔5月17日上任后,很快接受了邀请出席香会并发言。他表示,这可能是因为法国对正在重视亚太地区,认可法国在此有重要的利益,包括在亚太地区有160万法国人,也有军事部署。“正因为种种国内外挑战,国家间需要平台继续深入的对话。”赫克斯利说。明里指责中国暗中针对美国过去两年的香格里拉对话,由于在南海问题上的交锋而备受瞩目。相比之下,今年的香会颇有些“失焦”的感觉。“一个多边防务论坛,如果失去一些焦点,其关注度将会大打折扣,而这在某种程度上又与其存在的必要性息息相关。”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张露对澎湃新闻表示。澎湃新闻记者发现,香会的主办方IISS在设置今年议程时多将重心放在中国。6月2日开幕前,IISS官网发布多篇文章,暗示如果美国不能使盟国对其树立信心,那么地区领导权将转交别国。而开幕前发布的、由IISS编写的《2017亚太区域安全评估报告》中,多个章节的主题设置直接将话题锁定在中国。“实际上,中国的应对办法正逐渐变得聪明。”张露表示,“面对对话会上可能会炒作的话题,中国正越来越多地把工作做在会前,将火苗扑灭在最初时刻。”而在香会实际召开的过程中,美国新防长马蒂斯的演讲成为最受关注的环节,关于特朗普亚太政策的问题被不断抛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巴黎气候协定》等防务之外领域的话题也被演讲嘉宾和与会代表提及。组织香会的赫克斯利承认,往年香会主要关注之一是南海,今年会上讨论的内容则更多是美国的亚太承诺、朝鲜问题和反恐合作。“今年的香会暗潮涌动,表面上看,中国像往年般一样,依然是部分矛头的指向,但是,对美国的期待与不安实则是地下汹涌的暗河。”姚云竹表示。对于香会未来的走向和关注议题,赫克斯利表示,这还有待时局的变化,及时进行讨论和调整。“就在今天(4日)下午,今年对话一结束,我们就要立刻开始准备明年的对话。”赫克斯利说。

  在新加坡举办的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以下简称“香会”)昨日正式结束。

  参与筹备香会15年、负责香会组织工作超过10年的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亚洲区执行主任蒂姆·赫克斯利(Tim
Huxley)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今年有多个国家的防长因为国内事务无法出席香会,这些事务看似互不相关,但它们也许显示出,当前亚太国家及全世界都面临着许多变化。

  而对于此次香会的焦点,多名中外观察人士也对澎湃新闻表示,今年不像往年那样关注南海问题。中国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研究中心原主任姚云竹少将(退役)对澎湃新闻表示,今年香会暗流涌动,表面上有部分矛头指向中国,但对美国的期待与不安是地下汹涌的暗河。

  多名防长缺席折射不安世界

  包括美国、日本、韩国、法国等多国防长出席了此次对话,但澎湃新闻记者观察发现,以往出席过香会的国防部长中,也有不少由于各种原因缺席了此次会议或是派代表出席。

  英国国防大臣法伦因准备英国大选缺席香会。今年4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为更好地与欧盟进行“脱欧”谈判,宣布提前三年进行大选,英国随即投入了激烈的选战。目前法伦正在为保守党紧张拉票,英国国防部幕僚长及其他一些相关人员代为出席了香会。

  菲律宾国防部长洛兰萨纳因菲律宾南部的军事行动缺席香会,副部长戴维代为出席并做大会发言。5月23日,菲律宾军警根据情报在南部城市马拉维搜捕极端组织及武装人员引发交火,总统杜特尔特紧急结束在俄罗斯的访问,宣布在棉兰老岛等地实施戒严。目前军事行动还在继续。

  印度国防部长贾特里身兼财政部长一职,目前正忙于国内事务,未能出席。印度也没有派出其他国防官员。此前,印度前国防部长帕里卡尔于2014年在香会上发表了讲话。

  出席香会的韩国防长韩民求则处境艰难。他在朴槿惠时期获得任命,韩国新总统文在寅上台后,即将任命新防长。而因为韩国国防部蓄意漏报4辆萨德发射车入韩一事被证实,韩民求已经被列为了青瓦台的调查对象。韩民求此次没有在大会上发言,但参加了一些双边和多边会谈。

  负责香会组织工作的赫克斯利确认了缺席情况并解释了各自的原因。他表示,这些原因看似互不相关,但有可能折射出了世界上某种系统性的现象。“各国在政治、经济方面都在发生很多变化。以菲律宾为例,有些国家的冲突也在上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永利皇宫app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