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app军事改革在军事革命中的作用

军事改革在军事革命中的作用

[摘要]人类历史上曾发生了四次军事革命,即金属化军事革命,火药化军事革命,机械化军事革命和当前正在进行的信息化军事革命。历次军事革命的完成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经历了从量变到质变的发展过程,而这一过程是通过军事改革来完成的。军事改革是军事革命发展不可或缺的阶段。
  [关键词]军事革命;军事改变;军队编成
  [中图分类号]E0-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2234(2009)02-0069-02
  
  人类军事历史进程中,经历了四次军事革命。即金属化军事革命,火药化军事革命,机械化军事革命和当前正在进行的信息化军事革命。这四次军事革命的发展与完成,固然是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和社会制度等多种因素综合而为的结果。然而,这一结果的取得,往往离不开一次次的军事改革。本文在此就军事改革在军事革命中的作用做一探讨。
  军事革命乃是随着武器装备的断代性发展,并由此引起军队编成、作战方法与军事理论等的根本性变革,从而导致整个军事形态发生质变的特殊社会活动。它既不同于武器装备、军队编成、作战方法、军事理论等某些方面出现的局部性质变,也不同于这些要素在尚未根本变化时综合发生的阶段性变革。当然军事革命本身也并非是暴风骤雨式的质变,它在军事系统诸要素及其结构、功能的整体状态出现质的飞跃前,必将经历一系列的量变,这一系列的量变需要军事改革来完成。
  所谓军事改革指的是人们对军事领域某个方面、部分或层次所作的变革性活动。与军事革命相比,它不仅具有具体性的特点,而且具有经常性的特点。从历史上的四次军事革命我们可以看出,在历次军事革命的过程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军事改革数不胜数。引起军事领域不断发展变化的经常形式,并非有限的几次军事革命,而是大大小小的无数次军事改革。
  
  一、军事革命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军事改革是军事革命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阶段
  
  一次军事革命的完成,需要军事技术、武器装备、军事组织体制和军事思想等要素发生质的根本性变化,而这些要素在军事革命中的变化并不是同步的,而是有先有后,从而整个军事革命的完成需要历经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一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离不开军事改革,即整个军事革命从宏观上看是一场革命,从微观上看则是一系列的改革;从一个历史时期看是革命,从各个历史阶段看则是改革,从战略上看是一场革命,从战役战术上看则是一连串改革。历史上无论是金属化军事革命,火药化军事革命,还是机械化军事革命都是在历经多次改革后才最终完成的。
  军事革命从萌发到最终完成,其进程并不是无序的,而是有规律可循。历代军事革命中,军事技术的发展往往走在最前面。当然,即使军事技术自身在其发展过程中也要经历萌芽、发展、成熟等各个阶段,即也要经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最终才能装备部队。如。在金属化军事革命中,公元前3500年前后业已发现了青铜的冶炼技术,但到青铜冶炼技术的成熟,并使青铜兵器在战争中发挥威力,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即使在金属化军事革命中走在前列的埃及,青铜兵器在战争中较多地使用也是在公元前15世纪以后。铁兵器在世界各文明古国虽然也早已出现,但到钢铁兵器开始大规模地装备部队也到了公元前后。火药化军事革命中,虽然火药在公元10世纪前后已经在中国被发明,但是,火器大量地装备欧洲的军队,还是在17世纪末的事情。机械化军事革命中,坦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已经出现,但是,坦克真正在战争中发挥威力却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此可见,军事革命中,单军事技术本身的发展就要经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然而。军事革命并不仅仅是军事技术的变化,军事技术装备到部队中并很好地发挥战斗力,还需要改变部队的编制体制,之后,还要提出新的作战理论与作战方法,这一过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也要经历了一个漫长的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且这一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是伴随着军事改革来实现的。
  从历代军事革命的发展过程来看,军事技术的进步往往是军事改革的催化剂。如。在金属化军事革命时代,如果没有马镫的发明,也就没有中国汉代建立大规模骑兵作战的军事改革;火药化军事革命中,如果没有火器技术的发展与进步,也就没有拿破仑的军事改革导致师和军一级军事组织体制的产生,机械化军事革命的发展,如果没有坦克、飞机和无线电的问世,也就没有英国的军事改革导致空军的诞生以及德国的军事改革促进机械化陆军的建立。正是历次军事革命中,军事技术的进步,促使着这些时代军事统帅们进行军事改革,从而导致军事发展史上出现波澜壮阔的军事改革场面。
  历代军事革命中的军事改革,往往都集中在军队编制体制方面。编制体制的改革是军事革命发展过程中最为艰难和关键的改革。无论是金属化军事革命中的古西亚、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等地中海地区,还是火药化军事革命中荷兰、瑞典和法国,以及机械化军事革命中的德国,军队都经历了一个较长时期的编制体制的改革过程。其主要原因是军事编制体制是一个社会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制度的变化往往落后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因此,一个国家要想在现有的社会制度下建立起与新的军事技术相适应的军队编制体制是相当困难的。另外,新军事技术出现以后,人们对其在未来战场的作用及战斗力影响等认识不足,人们往往在经历了战争的失败之后才开始调整自己的编制体制。
  在金属化军事革命中,古埃及在世界上最先发明了青铜冶炼技术,且青铜兵器也最先在古埃及开始使用起来,但是,古埃及并没有将其大量装备部队并在战争中使用。公元前17~15世纪,由于西克索斯人的入侵导致了埃及的失败,才促使埃及的图特摩斯三世进行军事改革,建立了自己的战车兵,并将青铜兵器大量装备部队。火药化军事革命中,德国在19世纪20年代总参谋部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在拿破仑战争中的失败。正是拿破仑战争的失败,促使着德国的军事统帅们进行军事改革。沙恩霍斯特等敏锐地觉察到,随着火器技术的发展,战争规模的扩大,单靠传统的幕僚体制不足以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因此,建立了总参谋部,从而导致了19世纪后期普法战争的胜利。机械化军事革命时代,英国虽然是世界上最先发明坦克的国家,但是它的机械化陆军则建立的相当晚,当1939年德国闪击波兰验证了大规模坦克作战的威力后,英军才开始了它的军队改革,组建了第一个装甲师。
  通过对历史上的军事革命研究可以看出。军事革命的发生发展都要经历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这一过程往往都要伴随着一系列的军事改革来实现,军事改革涉及到军事革命的各个方面和各个阶段,且军事改革中最为艰难和最为关键的即为编制体制的改革。总之,军事改革构成了军事革命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阶段,军事改革作为军事革命过程中的量变。构成了军事革命发展过程中的“次革命”,正是这一系列的军事改革的量变所构成的“次革
命”,才促进了军事革命的形成。历史的经验值得学习,历史的教训值得吸取,在新的一轮军事革命中,必然伴随着必要的军事改革,军事改革能够加快新军事革命的进程。
  
  二、加快军事改革,推进中国新军事变革的发展
  
  当前,新军事革命的浪潮方兴未艾,信息技术的进步为新军事革命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掀起的新军事革命已初见成效,海湾战争中新军事革命的威力也已初露端倪。另外,虽然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流,但是国际政治军事斗争仍较强烈。面对目前业已开始的新军事革命,该怎么办,是摆在我军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当然,尽管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军事技术已经对世界军事领域产生了重大的、不可忽视的影响,但还没有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军事革命。以当今世界的第一军事强国美国为例,充其量只是在军事技术方面实现了部分革命性的变化,而与这种革命性变化相适应的军队体制的根本性改革和开拓性军事理论的出台还将有一个较长的时期。因此,尽管我们在军事技术上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但追上世界军事革命的步伐是有条件和机遇的。面对即将到来的这场新军事革命,必须大胆而稳妥地进行军事改革,力争后来者居上。
  首先,我们必须树立强烈的危机意识,主动地抓住机遇,实施军事改革。古往今来,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在和平的环境下进行军事改革的机会,并不都是经常存在的。一旦出现机会而没有抓住,常会造成严重后果,甚至给国家带来巨大灾难。目前,我们的周边并不太平,觊觎我们的领土,挑起民族分裂,利用所谓人权等问题向我们施压等各种反动势力仍很强大。因此,面对目前业已开始的新军事革命,我们必须要有危机意识,及时地抓住当前新军事革命这一有利时机,进行军事改革,以促进我军的军事现代化水平,并推动我军信息化军事革命的发展。
  其次,结合我军军情进行编制体制的改革,以适应未来新军事革命的需要。编制体制改革与军事技术改革都是军事革命过程中所必须的改革,只是在军事技术发展的不同阶段,军队的编制体制改革的力度和规模有所不同。对我国而言,由于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我们的基本国策,决定了我们国家只能拿出有限的资金用于国防建设,因此,在短时期内还不可能在军事技术上赶上或超过发达国家水平。但是。我们不应该因此而放慢军队编制体制调整的步伐,相反,只有我们根据军事技术和国际环境的可能发展,进行军队编制体制的调整。才能把有限的资金用于军事技术的开发和利用。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有时在军事要素不变的情况下,进行军事结构的调整,就能使原有要素发挥出无比巨大的威力。在拿破仑战争中,战场上的作战力量虽然还是原先的步兵、骑兵和炮兵。但是经过拿破仑的改革,使它们在师和军一级的规模上实现了合成,从而造成了“拿破仑革命”,使拿破仑的军队比欧洲其它国家的军队更具战斗力。当然,从历史上看,每一轮军事革命发展过程中的军事改革,在军事技术发展的前提下,武器装备的更新较为容易。而军队编制体制的改革则难度较大,某种意义上说。编制体制的改革本身就是一次革命,所以,面对新军事革命我们必须认清编制体制改革的艰难性与复杂性,用革命的精神和科学的态度来对待改革,从而使我军的编制体制改革能够稳步、顺利地进行,以使我们的编制体制适合我军现有的武器装备和即将发展起来的新的信息化军事装备。为我军打赢未来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做好准备。
  再次,军事改革决不能忽视军事技术水平的提高。在目前新一轮的军事革命中,信息技术革命几乎成为了新军论文联盟www.LWlM.com事革命的代名词。这充分说明了提高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军事技术水平对我军迎接新军事革命的意义。从信息战概念的提出到数字化部队的建立,再到数字化战场的建设,哪一个环节都不能离开军事高技术。而军事高技术的发展,离不开高技术的人才,高技术的人才,可以提高我军的军事技术发展水平,可以提高我军军事高技术的运用能力。如果忽视了军事高技术,那么,军事革命只能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历次军事革命中军事改革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任何国家要想在军事革命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进行军事改革,只有进行军事改革,才能使本国的军队建设不落在别国的后面,才能使本国的军事发展跟上军事革命的步伐。历史上军事革命的发展无不与军事改革有着密切关系。无数事实证明,在军事革命的发展过程中,在指导军队建设的实践中,改革能够使军队的编制体制更加合理,改革能够使武器装备的更新跟上时代的需要,改革能够使作战方式与方法得以更新,改革也可以振奋军人的精神风貌。因此,军事改革是完成军事革命不可或缺的阶段。

转贴于论文联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