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军事情报思想初探

 摘
要:若米尼在《战争艺术概论》中对军事情报和战略情报的内涵和作用进行了分析,强调要重视情报的价值,承认情报的不确实性;同时提出要建立健全的情报侦察体系,综合运用各种侦察方法获取情报,形成了较为系统的军事情报思想。分析研究若米尼的军事情报思想,对我国的军事情报理论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若米尼;战争艺术概论;军事情报思想
  中图分类号:E87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672-0407.2011.10.002
  文章编号:1672-0407(2011)10-004-03 收稿日期:2011-09-3
  
  
若米尼是公认的西方战争理论的奠基人、19世纪上半叶资产阶级军事科学的两大代表人物之一,恩格斯高度评价他是描写拿破仑战争史“最好的著作家”[1],在军事方面同克劳塞维茨一样是“全世界公认的权威人士”[2]。在军事情报方面,若米尼在《战争艺术概论》一书中对军事情报和战略情报的内涵和作用进行了分析,强调要重视情报的价值,承认情报的不确实性;同时提出要建立健全的情报侦察体系,综合运用各种方法获取情报,形成了较为系统的军事情报思想。分析研究若米尼的军事情报思想,对我国的军事情报理论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对军事情报内涵和作用的认识
   (一)关于军事情报的概念与内涵
  
关于军事情报的定义,若米尼在《战争艺术概论》中并没有明确的表述。若米尼认为战争艺术主要包括战争政策、战略、大战术、战争勤务、工程艺术和基础战术六个方面,军事情报工作属于战争勤务的范畴,其主要任务是组织和指挥各种侦察,并利用间谍手段,以获取有关敌人配置和运动的尽可能准确的情报。关于侦察,若米尼将其分为两类:一类是纯属地理和统计方面的侦察,其目的是获取作战地区的地形地貌、道路、桥梁以及经济和资源状况等情报;第二类是部队侦察,其目的是查明敌人的行动情况。
  
与若米尼齐名的克劳塞维茨定义情报是“我们对敌人和敌国所了解的全部材料,是我们一切想法和行动的基础”[3]。克劳塞维茨的情报观排除了己方情况和自然情况,而若米尼不仅明确了自然情况是军事情报的重要内容,其关于战略情报的思想也强调在制定作战计划时,不仅要掌握关于敌方的充分、正确的情报,还要充分考虑本方的经济资源、民族的尚武精神、军队的士气以及军政领导人的才能对战争胜负的影响。由此可见,若米尼对军事情报内涵的界定与孙子“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4]的情报观较为一致,其对军事情报内涵的认识较为全面、深刻,与现代军事情报的内涵没有本质的区别。
   (二)关于军事情报的地位和作用
  
若米尼认为,“战争中实施巧妙机动的最重要的条件之一,无疑是在下达命令之前,必须切实掌握敌人行动的情报”[5]。可见,若米尼十分重视情报的作用,强调充分、正确的情报是作战取胜的关键,不论是在制定作战计划时,还是行军或撤退,都要指派优秀的情报人员先行侦察以搜集尽可能多的情报,为统帅的决策和指挥作战提供依据。重视情报是包括孙子、克劳塞维茨在内的古今中外所有军事家共同的特点。而若米尼指出长期的军事生涯告诉他善于把握敌情比通晓理论更重要,“在一位善于准确把握敌情的军官和另一位通晓理论的军官中,如果要我来选择将才的话,那我宁取前者而舍后者”[6],这更进一步说明了若米尼对军事情报在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肯定。
  若米尼承认情报的价值和作用,但也承认在战时要想获取充分的情报非常困难。他认为搜集情报是一种最困难甚至不可能的工作,并把这种困难看作是战争理论和战争实践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正是因为这种困难,若米尼认为对无论从哪一个来源、用什么方法得来的情报,都不能完全地相信,更不能依赖,必须始终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二、对战略情报内涵和作用的认识
   (一)关于战略情报概念与内涵
  
在《战争艺术概论》一书中,若米尼没有明确提出“战略情报”概念,但他较为全面地分析阐述了战略情报的内容,认识到了战略情报在战争中的作用,形成了较为系统的战略情报思想。若米尼用“军事政策或战争哲学”一章专门论述了一些影响战争进行的“既不属于外交,也不属于战略手段和战术手段的其他手段”[7],这些“手段”主要包括敌国和本国的经济资源、民族的尚武精神、军事制度、军队的士气以及军政领导人的才能等战略因素。他认为战略情报不同于传统的作战情报,而是涉及敌我双方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和社会等诸多方面,侦察范围和对象十分广泛,其服务于国家的战略决策,是影响战争胜败的重要因素。
   谢尔曼·肯特在 《
服务于美国世界政策的战略情报》中将战略情报界定为不包括战役情报、战术情报以及小规模的战斗情报在内的,战争与和平时期身居高位的军事和文职人员为保卫国家利益所必须掌握的知识,是制定高级对外政策的依据[8]。而若米尼早在谢尔曼·肯特提出该理论前的一个多世纪就对战略情报的内涵有了明确、系统的阐述,可见其战略情报思想的科学性和前瞻性。
   (二)关于战略情报的地位与作用
  
若米尼指出兵法的要义在于善于把握时机,集中兵力攻敌一翼,要做到这一点的关键是预知敌情,而预知敌情的关键在战略情报。因此进行战略侦察以获得尽可能充分、正确的战略情报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若米尼强调,在平时军队的参谋部门要全力做好战争准备工作,认真研究过去的战史记录,以及做好各种统计、地理、战略等方面的情报,以了解敌人的战争实力和潜力,判断敌我双方在战略形势上的优劣。在制定作战计划时,要充分考虑本国的经济资源、民族的尚武精神、军队的士气以及军政领导人的才能对战争胜负的影响,还要考虑战争的目的、性质对敌我双方同盟国态度的影响,以防第三国干涉而打乱计划。
  
事实上,若米尼和克劳塞维茨作为19世纪两位享有盛誉的世界级兵学大师,他们对战略和战略情报的认识可以说是西方战略情报思想的萌芽。克劳塞维茨一再强调现代战争并不是一支军队与另一支军队的战争,是一个民族与另一个民族作战,战争的结局取决于双方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的总和[9]。若米尼则强调,除了军政领导人外,战场上的统帅和高级参谋人员也必须要了解敌国的国力和资源、作战地区的地形和战略形势等统计学、政治学、地理学方面的情报,要认清它们在军事方面的重要性。
  三、对情报侦察的方法与手段的认识
   (一)若米尼的情报侦察方法与手段
  
19世纪中叶前的欧洲社会,电话、电报还没有出现,战场通讯手段落后,指挥条件也非常恶劣。技术手段的落后造成了情报搜集过度依赖人力手段,搜集范围较窄,而情报的传递更是困难重重。这样一来,一方面本来所能获得的情报就少;另一方面已获取的情报也是真假难辨[10];而且,由于通讯落后,情报的时效性大打折扣,准确性也受到很大影响。基于此,若米尼认为“掌握敌情至关重要,而要真正做到,却非常不易,虽不说绝无可能”[11]。克劳塞维茨则认为,“战争是充满不确实性的领域。战争中行动所依据的情况有四分之三好像隐藏在云雾里一样,是或多或少不确实的”[12],所以是统帅的才能而非情报对战争的胜负起着决定性作用[13]。
  
若米尼将情报侦察的方法分为谍报侦察、部队侦察、审讯战俘、假定推理和信号通信五类。他提出要围绕战略目标和战术目标,建立健全的情报侦察体系,拓宽情报搜集渠道,不能忽视任何一种获取情报的手段。要灵活、主动地进行情报侦察,部队行军要有情报人员的伴随侦察,对未知地域要先行侦察,以获取充分、正确的情报供统帅决策时参考。对于战场上的侦察,则应根据敌人的攻防情况或由部队侦察、或由统帅和高级参谋人员亲自侦察,必要时还可以突破敌人的警戒线进行武装侦察。此外,若米尼又主张应尽量利用新的科技来提高情报工作的效率,例如用闪光通信线来传送情报、用气球在战场上空侦察敌情,这些超前的观念都表明他确有远见,科学地预见到了科技进步对战争的影响[永利皇宫app ,14]。
  (二)若米尼对各种侦察方法的优劣分析
  
若米尼认为,获取情报最可靠的方法是谍报侦察。因为部队侦察做得再好,也无法直接越过敌人的防线进行论文联盟www.LWlM.com侦察。这并不是说部队侦察不重要,相反,凡是有利于获取情报的一切手段都是应当采用的,只是不能完全依赖部队侦察的结果。当然,不管采用什么方法,想获取敌方统帅的作战意图和作战计划都是非常困难的,再加上间谍获取情报的可靠性问题,对间谍所提供情报的采信是有限度的。通过审讯战俘和信号通信获得的情报也是如此。
  
各种侦察方法虽然各有优势,但也各有不足,因此不能过分偏重任何一种方法,否则将导致情报的失误,进而影响到统帅的决策与指挥。鉴于此,若米尼指出,要注意积累搜集来的情报,优秀的统帅应善于综合研判已获取的情报,并根据研判的成果,在行动之前预测敌我双方可能发生的情况,大胆进行假设推理,提出行动方案。他认为在遵循战争原理的基础上运用战争艺术进行假设推理,是一种十分有效且可靠的获取情报的方法,可以真正体现出统帅的军事天才。

西方大战略理论代表作——柯林斯《大战略》

《大战略》一书全名为《大战略:原则与实践》,是美国1973年出版的一部比较系统地论述美国战略问题的著作。作者约翰·柯林斯(John
Co11ins)是美国著名战略理论家。

该书对大战略的论述较全面系统,涉及大战略的方方面面:既勾画了大战略的结构、又明确了国家战略、大战略和军事战略之间的区别与联系;既归纳了各种基本的战略类型,又分析了影响战略的地理、民族、经济与科技等因素;既剖析了美国主要的军事战略概念,又概述了美国在全球各地区的战略;既介绍了各种战略思想的主要学派,又联系实际分析了取得战略研究成功的途径;既分析了全面战争、有限战争、革命战争和冷战的性质,又研究了对付各类战争的战略选择;既总结了越南战争中美国战略运用的经验教训,又提出了加强战略研究,提高战略思想水平的基本原则和方法。柯林斯的大战略理论对美国战略思想的发展具有较大的学术意义和实用价值,是西方战略理论的代表作。

若米尼《战争艺术概论》军事情报思想初探

摘要:
在世界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战争难以计数,留下的军事著作也难以计数,但对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却是有数的。推荐书今天为大家找来的10本军事著作,是由国家评论杂志主办的2000年来世界十大军事名著活动中的上榜作品。

永利皇宫app 1

“改变世界的书”——马汉《海权对历史的影响》

《海权对历史的影响》是关于夺取制海权的著作,它和《圣经》等书—起,被称为“影响世界历史的十六本书”。作者艾尔弗雷德·塞耶·马汉(AiJred
hayer
Mahan,1840—1914),出生于美国一个丹麦移民的家庭。他毕生从事于海军事业和致力于海军理论著述,《海权对历史的影响》初步形成了他的海军理论体系,全书分为十四章,共十八万五千字。他认为,以贸易立国的国家,必须夺取并保持制海权,控制海洋。要夺取和保持制海权,必须具有占优势的海上实力,即强大的舰队和商船队以及发达的基地网。他从战略角度提出海军战略就是在平时和战时建立并加强海上实力,以实现国家的战略目标。他认为,夺取制海权的方法是舰队决战和海上封锁,而要完全夺得制海权,只有通过舰队决战。他强调集中兵力,把集中兵力视为基本的作战原则和贯彻海军战略的主要手段。他主张美国应建立强大的远洋舰队,首先控制加勒比海地区和中美洲地峡,尔后进一步控制其他海洋。

马汉的海权论,是美国资本主义开始进入垄断阶段时产生的,它适应了美国垄断资本重新瓜分世界的政治需要,成为当时美国政府制定海洋政策和海军发展政策的理论依据,并对英、德、日等国的海军建设和海洋战略产生过重大影响。

间接路线战略之源——利德尔·哈特《战略论》

《战略论》,原名为《战略:间接路线》,是一部阐述“间接路线战略”的军事理论专著,英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利德尔·哈特的重要代表作。作者巴兹尔·亨利·利德尔—哈特(Sir
BasiL Henry Liddell—Hart,1895—1970),是英国军事历史学家和军事理论家。

《战略论》一书,洋洋三十五万余言,时间跨度两干五百余载。作者运用丰富的史料进行详尽的分析,旁征傅引,论证一个中心思想:古往今来的许许多多战例表明,“间接路线要比直接路线优越得多”,“前者实在是最合理和最有效的战略形式”。他认为,“严格讲起来,战略的历史地位就是间接路线的使用和演变的纪录。”因此,作者把其军事战略理论称为“间接路线”理论。这种战略的目的,就是要使战斗行动尽量减少到最低限度;其主要原则,是避免从正面强攻直撞的作战方式。作者认为,在战略上,最漫长的迂回道路,常常又是达到目的的最短途径,因此,在战争和战役中,应避免同敌人作直接的硬拼,而要首先使用各种手段,力求出其不意地震撼敌人,使其受到奇袭,在物质上遭受损失,在精神上丧失平衡,然后再视情况实施进攻。《战略论》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自出版以来,曾被世界各国广为翻译出版,一直受到西方军界重视。

一部震惊世界的书——索科洛夫斯基《军事战略》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苏联出版了《军事战略》—书。这本书问世,就如同爆炸了一枚核弹一样,立即震惊了世界,产生了轰动效应,成为各国军界和政界的注意焦点和热门话题。作者瓦西里·丹尼洛维奇·索科洛夫斯基(1897—1968)中的索科洛夫斯基这个姓是“雄鹰”之意。全书共分八章,涉及军事的各个领域,反映了苏联的军事理论正经历从传统的军事战略向火箭核战略的巨大转变,使沉闷的苏联军事学术空气空前活跃了起来。

这部书之所以为世人瞩目,原因有三:一是其内容,它讲的是怎样使用核武器来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而这是关系全人类命运的大事,自然引起了普遍关注;二是苏联是个保密很严的国家,军界要员突然公开谈论苏军将如何打核战争的观点,当然引起各国的兴趣;三是这部书的作者不是科幻小说家,而是十五位苏军将领,主编则是颇具盛名的苏联元帅索科洛夫斯基,可见它反映的是官方观点。因此,它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兵学圣典”——孙武《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兵书,是世界现存最早的“兵学圣典”。作者孙武,又被尊称为孙子或孙武子,字长卿,春秋末期齐国乐安人,大约与孔于(前551年——
前479年)同时而略晚。孙武作为新兴地主阶级的军事家,亲历数次战争,戎马生涯长达30年,并撰写了适应当时历史要求的《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有13篇,共6100余字,是一部独立完整的兵书。它总结了春秋及其以前的战争经验,具有深刻的谋略思想,在一定程度反映了战争的一般规律。其基本观点如下:“兵者,国之大事也”的战争观;以“道”为首的战争制胜条件论;“知彼知己”基础上的料敌定谋方法;“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
论;以“致人而不致于人”为核心的一系列作战指导原则。《孙子兵法》的问世,标志着独立的军事理论从此诞生,在世界军事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初步认识到了战争的本质,冲破长期鬼神论、天命论的束缚,具有朴素的唯物论观点;它分析了战争的奇正、攻守、强弱、虚实、远近等对立的现象及其相互转化的关系,体现了朴素的辩证法思想;它揭示的某些战争规律和指导原则,成为后世兵书的典范;它的理论意义,不仅跨出了奴隶制和封建时代,至今还有宝贵的借鉴作用和一定的指导意义。因此,《孙子兵法》在世界军事思想史上影响深远,具有重要的地位,是世界公认的居于鼻祖地位的优秀军事理论遗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