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军事演习概览,台湾军事演习大扫描

 
论文联盟wWw.LWlm.com前不久,台湾当局新领导人在主持三军院校毕业典礼时,再次极力鼓吹“大陆威胁”,要求台军“确立敌我意识”,“全力以赴,努力建军备战”。之后,又在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扬言,除加深与美军进行军事交流合作外,希望能加强台美联合军事演习,其“以武拒统”的企图昭然若揭。
  近年来,台湾当局在其“有效吓阻,防卫固守”军事战略指导下,大力加强备战活动,不遗余力地利用军事演习的多重功能对外表现它的政治企图。据统计,近年台军举行反登陆、反空降、反渗透及军、兵种联合演习270余次。
  尤其是自去年8月,陈水扁在视察台湾陆军司令部时提出“台湾所有军队都应做好同大陆作战的准备”的口号以来,台湾军方积极开展对我战术战法的研究,有针对性的各类军事演习接连不断。据台湾“国防部”作战次长胡镇埔在“立法院”答询时称,其三军演习已经从过去每年47次,增加到目前的140多次。据不完全统计,仅叫得上名字的大型演习就有“汉光16号、17号”联合演习,“联兴81号、82号、83号、84号”两栖登陆演习,“万安23号、24号”军民防空作战演习,“同心12号、13号”后备力量动员演习,以及“光武1号”联兵旅实兵对抗演习,“神弓6号”的“槲树”防空导弹演习,“鱼鲨130号、131号”反封锁作战演习,“康平56号”扫布雷演习,“海猎10号”、“猎鲸12号”反潜作战演习等等。如果按其演习性质归类的话,其类别如下:
  
  反登陆联合演习
  反登陆联合演习是近些年来台湾军队的主要演习科目,几乎每项重要演习都渗透着此项内容。但影响最大、投入精力最多的要属每年一度的“汉光演习”。
  “汉光演习”是台湾三军联合作战演习的专用名称。它是目前台军演习层次最高、情况设置最复杂、参演兵力最多、对抗性最强、科目设置最齐全、规模最大的年度例行性三军联合攻防作战系列演习。该演习自1984年6月23日“汉光1号”举行以来,每年都以大陆为假定目标举行一次。演习由台“参谋总部”统一筹划,陆、海、空三军总部轮流组织实施。
  去年8月29日,台湾军队开始举行长达6个月的“汉光16号”军事演习,其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运用军队之多、参演级别之高以及背景之复杂,均属历年来所罕见。陈水扁率吕秀莲和唐飞等部会领导均参加了观演。演习以“反制和后制”为指导思想,以反登陆、机动联合作战和新一代兵器效能为主要项目,按“制海、制空、反登陆”作战程序展开,把夺取对大陆的“制信息权”、战争初期保存有效战力、对抗大陆首次强空袭以及适时联合反击作为重点,项目繁多,无所不有,如三军联合攻击、联合空降和反空降作战、联合防空作战、联合电子战、电脑资讯战以及联合反潜和反封锁作战等。演习中突出了“反导弹、反登陆、反空降、反空袭”的“四反”作战重点,以及“机械化、自动化、立体化”的“三化”目标。演习对从美国购进的新式武器进行了全面的性能试验。首次将“电磁脉冲”引入,通过模拟大陆近似实战的电磁脉冲袭击,以检验其各级信息网络系统软硬件的抵抗能力。
  今年3月26日至4月28日,台军提前举行的“汉光17号”演习,在内容和课目上更是上了一个台阶,第一次使用了新组建的信息战部队,首次用F-16战机发射了空对海的“鱼叉”导弹、空对地的小牛导弹、麻雀导弹、响尾蛇导弹等,并首次在西海岸进行了大规模反登陆训练。演习设想假想敌欲从台第四作战区(南部作战区)屏东车城一带海岸对台实施大规模的登陆作战,当庞大的登陆编队越过海峡中线后,台军展开歼灭敌军的作战。演习分“兵棋推演”、“实兵验证”和“火力展示”三个阶段,分为“联合制空作战”、“联合制海作战”及“联合反登陆作战”三部分实施。
  “兵棋推演”中,台军主要以前年“汉光16号”演习所发现的重大战备缺陷与未解决问题为推演重点,以计算机模拟我军用“东风15”号弹攻击台湾,台军雷达发现后,立即通知防空导弹部队实施拦截,测试其由“爱国者”PAC-2、“天弓”2、“霍克”及“复仇者”防空导弹系统所构筑的高、中、低层防空网的应变防卫能力。
  “实兵验证”和“火力展示”阶段,台军在南部屏东外围海域,首先由空军的F-16战斗机以每小时850公里的速度进入演习空域,以6G动力建立75度攻角,爬升到1万米,途中不断投放热焰弹与干扰丝,然后以500米高度,900公里速度进入,钻升至1500米左右时翻转以20度俯角指向目标,随后将翼下的两枚“鱼叉”反舰导弹一次投放。之后F-5E战机在F-16钻升后,执行大角度火箭攻击,发射火箭及汽油弹对敌实施了空中突击,接着“海鸥”级导弹艇发射“雄风”导弹,跟着台新研制的“雷霆2000”多管火箭炮对敌舰船实施攻击。
  值得注意的是,演习中,台陆军首度展现了用攻击与战搜直升机对海面敌艇与水陆坦克实施攻击的新战法。台陆军先用两架战搜直升机,一次一架在海岸滩头发射地狱火导弹,攻击敌于海面的艇舰与水陆坦克;接着,两架攻击直升机分批发射海神火箭攻击水面目标,再摧毁敌艇的主控舰后,由4架攻击直升机编组,低空飞出海岸线,直接飞至海上敌艇集结处,一字排开密集发射地狱火导弹、海神火箭弹,最后以20公厘机枪弹扫射始折返陆地。台军吹嘘,直升机作战都是运用在陆地,将直升机攻击海上目标是台军的一大创造。
  此次演习充分显示了台军在反登陆作战中实施海上打击、泊地攻击和水际滩头毁伤各阶段中,运用三军力量联合实施火力突击的多种手段。是以验证新一代武器装备为重点,对“精实案”(即1996年拟定的《“国军”军事组织及兵力调整规划案》)后的一项全战备的大测试。
  
  反空降和防空演习
  台军认为,由于大陆军队近年来装备了大型运输机,所以空运空降能力大大增强,反空降作战在台湾防御作战中的作用越来越大。据台湾“国防部”推算,台湾岛内适合空降的场地约有90余处,其中23处为机场,北部地区的空降场就占了34处。因此,台军演习中特别重视反空降和防空演练。
  据报道,目前台军已按战区、师、旅、防区划分了反空降责任区。责任区内人人有责,不管是兵是民,一律编入计划编组,战时在统一指挥下执行机动反空降任务:当发现对方开始空降时,要求地面炮兵立即实施集火射击;对小股空降部队要将其歼灭;对较大规模的空降兵,要占领并巩固有利地形阻其扩张,再统一发起“向心扫荡”。
  去年9月举行的反空降演习中,台军以大陆军队对台军事行动为假想,其陆、海、空军和预备役部队总动员,实施紧急战备出场、出港、反渗透、防空备战等级转换等。演习中,台装甲第542旅和后备战斗群,在A高地用铁丝网、木桩、电杆、废车辆等民用物资,把适合空降的场地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不宜空降的地点,使对方的空降兵无法着陆,即使强行着陆也无法集中作战兵力,反而要遭到预先埋伏的兵力火力射杀,最后在着陆场被消灭。台官方认为,演习目的在于检验利用民间人力物力支援部队作战的水平情况。
  此次反空降演习,台重点突出了后备力量的介入,对此,负责反空降演习的“陆军总部动员组长”季连成上校表示,台军实施“精实案”后,陆军的打击兵力非常有限,一旦发生战争,为避免对方军队上岸后对台军造成重大创伤,将会把主战兵力投入滩头决战,在这种情况下,难以抽调更多的兵力进行反空降、反奇袭,所以必须充分利用后备役部队。因此,台陆军已经开始考虑把反空降列入年度“万安演习”的重要科目,并将“改变空降场地为非空降场阻绝作为”纳入实兵操演。
  “万安”系列演习自1978年起,每年实施一次,核心是全岛军警民的防空演练,目的是“提升人们的忧患意识及敌情警觉”。去年8月1日至17日,台先后在位于台岛中部、南部、东部、北部、澎湖、金门和马祖7个地区举行的“万安23号”军民联合防空演习,主要演练了模拟空袭、警报发放、防空情报传递、防空作战、反空(机)防、反渗透、交通管制、疏散避难、消防救灾、核生化防护、医疗救护、消毒防疫、工程抢险、灾民安置与救助等科目。演习区域由原来的5个增加至7个,其中金门和马祖地区系首次作为单独的演习区域来实施。11月3日至16日,台军驻基隆、马公、左营、苏澳等港口的防炮部队、基地警卫部队、舰艇部队及陆军防空导弹部队联合举行了“云海16号”港口防空演习。
  今年7月4日起,台军又在台、澎、金、马地区分七场次实施“万安24号”演习,动员军警民众三万余人参与,采取“昼间、有预警”的方式进行。各地区在警报发布后,实施第一阶段30分钟的“防空疏散”演练,重点包括防情传递、警报发放、人事疏散;第二阶段则实施约120分钟的灾难抢救演练。在金门岛举行的防空演练中。演习假设大陆渔船在金门外岛周围集结,意图不明;且大陆沿海各主要机场均有解放军进驻,并试图发动空中突击,而金门人口密集的金城车站首先遭到攻击,造成人员伤亡和设施损坏。演习除消防和救护车辆现场紧急作业,民众被疏散进入附近防空掩体,主、次要道路进入净空状态,市区内各商家、机构紧闭门窗,水、瓦斯、电源全被切断外,还首次动用化学部队在市区内活动,沿道喷洒化学药水。
  “万安”演习至7月25日结束。据悉,此次演习中台军还将利用交通管制机会,首次进行空军战机实际在高速公路上起降演习,以训练在没有导航设施的跑道上起降的能力。
  
  两栖登陆演习
  两栖登陆演习也是台军历年演习的重头戏。每年度根据需要举行数次。去年上半年“大选”前,台军为加强战备,在台南屏东县枋山乡加禄村海边举行了“联兴81号”两栖登陆作战演习。
  “联兴”演习为台湾三军两栖登陆实兵演习,每年举行3次左右,演习区域以台湾南部及彭湖地区为主。此次演习由台军“参谋总长”汤曜明亲自主持。演习科目假设我军首先夺取“外岛”并以此作为对台湾本岛登陆的跳板,在黎明前从北、中、南三处登陆抢滩成功,南部的我军在东港溪口登陆后集结,准备朝台北推进,和台军在潮州以南地区展开激战。
  根据这一想定,台军除演练隐蔽航渡、海上对抗、舰机协同、阵地伏击、航道清扫、反潜作战、泊地换乘、滩头作战等常规科目外,重点突出了“逆登陆”科目的演练。演习中,台军派遣蛙人部队在F-16战斗机的掩护下,悄悄潜入预定海区排除水雷。之后,驻清泉岗陆战旅奉命从高雄左营军港出发,3800多名海军官兵在70多艘舰艇及空军掩护下,搭乘多艘“中字号”战车登陆舰,通过海上快速机动,从枋山乡加禄堂沙滩同坦克和其他重武器,在后勤供应部队的配合下,对我登岛部队实施“逆登陆”,配合陆上部队夹击大陆军队“夺回外岛”。
  接着,在下半年台湾政权移交后,为迎合台军新战略的调整,台军还陆续举行了“联兴82号”、“联兴83号”登陆演习。为强化演习的针对性,台海军专门把驻防基隆的131舰队,改变成“假想敌舰队”,专责研究我战术、战法,担任实兵对抗中的假想敌任务,来磨练各舰队各类型作战反制作为。今年4月11日,台军又在台东地区的东知本海滩,举行了“联兴84号”联合两栖登陆演习,担任登陆部队的陆战队员约有1800余人,从12日清晨6时左右开始在东知本海岸进行抢滩。演练首先由LVT两栖登陆战车入水,接着通过海上攻击发起线,进行抢滩登陆。此类演习,虽属台湾海军的年度例行性部队演训,但却借实兵演练和海、空军支持作战,进一步加强了台三军的联合作战能力。
  
  电脑病毒攻防演习
  台湾是世界最大的电脑软件和硬件生产基地之一,具备电脑网络战的巨大潜能。以往,台军在信息战模拟对抗中,主要是由“裁判军”透过笔记本型电脑释放台军发展的电脑病毒和逻辑炸弹,入侵“红军”和“蓝军”的内部网络系统,结果“蓝军”(台军)因防护能力不足,导致电脑中毒。也就是说,演习的目的着重在于加强台军自身的病毒防御。而去年8月份,台军在举行的“汉光16号”演习中,则打破常规,第一次由“红军”和“蓝军”实际运用电脑病毒进行相互攻防演练,使用的电脑病毒达1000多种。
  据报道,近年来台湾军方一直在积极利用岛内电脑资源,不断开发研究信息战,并已发展电脑病毒近2000种,不可排除,电脑病毒的攻防战将在台军的信息战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台湾军方曾分析认为,大陆过去因为使用美国微软系统,经常被病毒入侵,目前尽管有所改进,但整个大陆包括军、民网络系统的信息防卫能力仍然相当脆弱,并自诩道:“相信以解放军目前的信息战能力,台军不仅可以防卫固守,还可以进行信息战的‘决战境外’”。
  另悉,目前台湾有民用、军用两条电脑通讯网络,为了军事保密,军方自己建立了一条内部通讯的网络。但如果军方内部网络被敌方入侵,整个系统就可能瘫痪掉。因此,通过反复的电脑病毒演练后,台军目前在安全无忧的情况下,正朝着结合军用和民用两条网络系统的方向努力,这样面临战争时,就有军民两条网络可以使用。有消息透露,目前台军建设的电子战设施主要设在台湾东部,其理由是西部容易受到解放军的电子干扰。
  
  反封锁演习
  台湾岛地幅狭小,四面环海,战略纵深短浅,岛内资源匮乏,战争承受能力差,最怕封锁作战。因此,台军在作战指导思想上,一直比较重视反封锁作战,特别是在近年来的“汉光”系列演习表现得尤为突出,有时甚至一个演习是单独操演封锁作战这一个科目,其他独立项目的反封锁演习更是接连不断。
  去年4月25日至30日,台海军在位于台岛西南部海域举行了“海鲨130号”综合反封锁作战演习,主要演练了海上编队机动、舰潜对抗、扫雷、海空协同、夜间对海攻击、舰机联合反潜等科目。5月9日,在台湾新领导人“就职典礼”之前,台海军又专门在花莲东部海域,由“海蛟大队”所属的“海鸥”级导弹快艇,分赴各个港口进行反封锁演练,藉以保障各港口的安全。除此之外,导弹快艇还一并实施了“环岛演训”训练,藉以熟悉各港的地形和战术,提供其他舰艇作为未来进行反封锁作战的参考。不久,台海军又将4艘配备有“雄风”舰对舰导弹的“海鸥”级导弹快艇,首次悄悄地部署到金门。
  据称,“海鸥”级导弹快舰为台海军近岸防御及快速突击的主力,战时担任台湾、澎湖周边要点及外围海域的防御任务,并接受岸上观通系统、舰队及空中巡逻机的导引和管制。由于它的吨位小(满载仅有56吨),易于运用地利及夜间抢占近岸有利的战术位置,伺机对来袭舰队或船团发动奇袭;攻击后也容易凭借高速脱离,是海军进行“游击战术”的主力;尤其是它“打了就跑”的特性,加上部署了2枚“雄风”I型导弹,对来袭的船团而言,蜂拥而上的导弹快艇,比大型水面艇更难缠,因此适合于各港口的防御任务。去年7月29日至8月2日,台海军在位于台岛西南海域举行了“海鲨131号”反封锁战术对抗演习,台海军出动各型舰艇20余艘、反潜机若干架参演,空军F-16型战斗机2批3架次配合了演习,演习以对抗方式进行,主要演练了备战出港、编队机动、海空战术对抗、舰机协同搜潜与攻潜、扫布雷、电子战、舰炮火力支援等科目。此类演习,今年仍然是海军不断演练的重点。
  有消息透露,目前台军反封锁作战的基本构想是:早期预警,及早发现。计划对北起日本海、南到南海、西至大陆纵深的军事动态实施严密监视,为保存能力,进行疏散,遂行机动作战;以海军为主,空、陆、海配合,以陆制海,进行包括反潜、扫雷的制海作战;区域护航,伴随护航,进行保卫交通线作战;采取攻势布雷、沉船封港、空降袭扰、两栖登陆、电子压制、特种作战等“对应”行动,以有效地掌握海峡形势,突破封锁。
  
  反潜作战演习
  近年来,台军根据台湾所处的特殊的地理环境,将提高反潜作战能力作为重点研究,列为反封锁作战中重要的一环,并提出其海军的战术目标就是反潜第一的思想。
  去年4月6日至22日,台海军与新加坡海军在位于台岛西南至东南部海域联合举行了“海猎10号”反潜作战演习。台海军出动有驱逐舰、导弹护卫舰及潜艇各3艘,两栖舰、拖船各1艘,FAB型导弹艇和反潜机若干,空军还派出了F-5E型战机予以配合;新加坡海军派出了2艘舰船参演。主要演练了编队机动、潜艇伏击、舰机联合反潜、舰潜对抗、海空协同等科目。6月27日,台军海军导弹护卫舰3艘、潜艇1艘和S-2T型反潜巡逻机2架,又在位于台岛东北部海区实施了“猎鲸12号”反潜作战演习。
  7月底,台海军又出动各型舰艇20余艘、反潜机若干架以及空军的F-16战机,在台岛西南部海域进行了“海鲨131号”反潜作战演习,与“联兴82”演习合并,重点演练了备战出港、编队机动、海空战术对抗、舰机协同搜潜与攻潜、扫布雷、电子战、舰炮火力支援等。
  除此之外,台军每年一度的“汉光”军事演习中,反潜演练也是必演科目,演练的方式主要是舰机联合反潜训练,演习的地区一般都在台岛的东部海域。每次演习中,台海军都派出自己仅有的几艘潜艇作为假想敌,在固定海区水下通过,尔后由航机联合对该海域实施搜索,发现目标后实施模拟攻击。台岛东部海区水文情况较为复杂,便于潜艇隐蔽活动而不便于实施反潜,因此,台军反复在此海区强化反潜训练,主要目的是适应该海区环境,积累有关数据资料,以备战时需要。
  目前台军为加强反潜作战能力,正在大力发展反潜武器装备,前一阶段美国批准售台的12架P-3C反潜直升机,将更是被台军认为是未来反潜作战的“中坚力量”。构筑一个空中、海上和水下综合立体的反潜作战体系,是台军近年来始终追求的目标。根据这一构想,通过目前的反复演练,台湾军队自称,在有敌情威胁下,目前海军只要有2至4艘水面舰艇,舰上搭载4架反潜直升机,就可完成一次海上反潜护航任务。在无敌情威胁下,4艘反潜舰艇,并搭载2架反潜直升机,每小时可对600平方海里范围内的海域进行对潜搜索,按最大出动强度计算,可连续搜索30小时。
  
  后备力量动员演习
  台军十分重视各类后备力量的动员建设,每年都要进行以人力动员为主的“同心演习”和以军需工业动员为重点的“自强演习”。尤其是陈水扁上台后,提出“坚实后备动员战力,落实全力防卫动员,建立国防总体战力,精实后备部队训练,厚植战力基础,落实国防与民生结合,广储动员能量”的方针后,后备力量的动员演练更加突出。
  去年9月17日,由台“国防部”用电视、广播、报纸等媒体发布的“同心12号”动员演习令,一改过去台后备军人的“同心”演习,大部分着重武器训练的习惯,要求各应召的后备役人员于18日到指定地点报到,首度进行了编成点阅。根据演习安排,总共要召集7000名后备役军人和200多辆各型车辆和重型机械,并进行为期一周的教育训练,内容包括部队编成、检阅、作战能力测试、动员装备补充以及分配接收等科目。据台媒体报道,此次动员报到率为98%,但内部人士透露不到八成。
  今年5月13日中午12时,台军又在凤山陆军步兵学校进行了为期五天的“同心13号”演习,当日中午12时,台军方通过媒体发布演习命令,要求代号为自强102之6、7、8、9、10、12号,118之1、3号及136之2号的所有后备军人,于14日上午8时向指定地点报到;神驹1之132号于16日上午8时向指定地点报到。接着,16日开始进行车辆征集、军需物资征(购)用及医疗院所征用等项目的“自强19号”和“车动7号”演习。“车动演习”要求所征用的地区货运公司车辆,必须在征用令下达16小时内完成报到手续,迅速投入地区部队运输所需物资补给。“自强演习”则在台军卫武营区开设“军征联合物资征集场”,将所征得油料、卫材、建材、交通、机械、燃料等物资,透过县府、团管部、警消、民间厂商单位,对后备动员部队实施补给。同时,还对地区的油库、医疗院所、汽车保修、后勤厂库与运补单位及地区市政府厂等企业单位进行了征用演练。
  此类演习的目的,主要是用来检验台后备军队“闻令应召”的效果,验证三军动员部队年度计划的可行性,检验兵工厂遂行军需工业动员生产,以及动员全民支持军事作战的能力,以达成“实时动员、实时成军、实时作战”的目的。
  除此之外,台军还在各类演习中突出了城镇攻防演习、防核生化演习、新武器成军演习等等。从这些着意安排又有着非常针对性的军事演习看,显然,台湾军队的演习已然变成了“台独”势力诸多政治举措的军事注解和引导外国势力干预中国统一大业的军事工具;
为此,台湾军队也不顾忌军事活动的保密原则,几乎使演习像秀场演出一样频频见诸于媒体的报道和评论之间,并大张旗鼓地邀请岛内媒体实地采访,对演习情况进行现场直播,更加暴露了台湾当局与祖国大陆进行政治对抗,企图“以武拒统”、骗取民意的险恶用心。这是亟须引起全世界人民和全体中国人民警惕的。▲

论文联盟wWw.LWlm.com  反登陆联合演习
  
  反登陆联合演习,是近些年来台湾军队的主要演习科目,几乎每项重要演习都渗透着此项内容。但影响最大、投入精力最多的要属每年一度的”汉光演习”。
  ”汉光演习”是台湾三军联合作战演习的专用名称。该演习自1984年6月23日”汉光1号”举行以来,每年都以大陆为假定目标举行一次。演习由台”参谋总部”统一筹划,陆、海、空三军总部轮流组织实施。
  2000年8月29日,台湾军队开始举行长达6个月的”汉光16号”军事演习,其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运用军队之多、参演级别之高以及背景之复杂,均属历年来所罕见。陈水扁率吕秀莲和唐飞等部会领导均参加了观演。演习以”反制和后制”为指导思想,突出了”反导弹、反登陆、反空降、反空袭”的”四反”作战重点,以及”机械化、自动化、立体化”的”三化”目标。首次将”电磁脉冲”引入想定之中,通过模拟大陆近似实战的电磁脉冲袭击,以检验其各级信息网络系统软硬件的抵抗能力。
  2001年3月26日至4月28日,台军提前举行的”汉光17号”演习,第一次使用了新组建的信息战部队,首次用f-16战机发射了空对海的”鱼叉”导弹、空对地的小牛导弹、麻雀导弹、响尾蛇导弹等,并首次在西海岸进行了大规模反登陆训练。演习分”兵棋推演”、”实兵验证”和”火力展示”三个阶段,分为”联合制空作战”、”联合制海作战”及”联合反登陆作战”三部分实施。
  ”兵棋推演”主要以”汉光16号”演习所发现的重大战备缺陷与未解决问题为推演重点,检验以计算机模拟我军用”东风15″号弹攻击台湾后,其防空导弹系统所构筑的高、中、低层防空网的应变防卫能力为目的。
  ”实兵验证”和”火力展示”阶段,台军在南部屏东外围海域,首先由空军的f-16战斗机以每小时850公里的速度进入演习空域,以6g动力建立75度攻角,爬升到1万米,途中不断投放热焰弹与干扰丝,然后以500米高度,900公里速度进入,钻升至1500米左右时翻转以20度俯角指向目标,随后将翼下的两枚”鱼叉”反舰导弹一次投放。之后,f-5e战机在f-16钻升后,执行大角度火箭攻击,发射火箭及汽油弹对敌实施了空中突击,接着”海鸥”级导弹艇发射”雄风”导弹,跟着台新研制的”雷霆2000″多管火箭炮对敌舰船实施攻击。
  此次演习是以验证新一代武器装备为重点,对”精实案”(即1996年拟定的《”国军”军事组织及兵力调整规划案》)后的一项全战备的大测试。
  
  反空降和防空演习
  
  据台湾”国防部”推算,台湾岛内适合空降的场地约有90余处,其中23处为机场,北部地区的空降场就占了34处。因此,台军演习中特别重视反空降和防空演练。
  2000年9月举行的反空降演习中,台军以我军对台军事行动为假想,其陆、海、空军和预备役部队总动员,实施紧急战备出场、出港、反渗透、防空备战等级转换等。演习目的在于检验利用民间人力物力支援部队作战的水平情况。
  此次反空降演习,台重点突出了后备力量的介入,所以充分利用了后备役部队。因此,台陆军已经开始考虑把反空降列入年度”万安演习”的重要科目,并将”改变空降场地为非空降场阻绝”纳入实兵操演。
  ”万安”系列演习自1978年起,每年实施一次,核心是全岛军警民的防空演练,目的是”提升人们的忧患意识及敌情警觉”。2000年8月1日至17日,台先后在台岛中部、南部、东部、北部、澎湖、金门和马祖7个地区举行的”万安23号”军民联合防空演习,演习区域由原来的5个增加至7个,其中金门和马祖地区系首次作为单独的演习区域来实施。11月3日至16日,台军驻基隆等港口的防炮部队、基地警卫部队、舰艇部队及陆军防空导弹部队联合举行了”云海16号”港口防空演习。
  去年7月4日起,台军又在台、澎、金、马地区分七场次实施”万安24号”演习,动员军警民众3万余人参与,采取”昼间、有预警”的方式进行。各地区在警报发布后,实施第一阶段30分钟的”防空疏散”演练,重点包括防情传递、警报发送、人事疏散;第二阶段则实施约120分钟的灾难抢救演练。
  演习至7月25日结束。据悉,此次演习中台军还利用交通管制机会,首次进行空军战机实际在高速公路上起降演习,以训练在没有导航设施的跑道上起降的能力。
  
  两栖登陆演习
  
  两栖登陆演习是台军历年演习的重头戏,每年度要举行数次。2000年上半年”大选”前,台军在台南屏东县海边举行了”联兴81号”两栖登陆作战演习。
  演习科目假设我军首先夺取”外岛”并以此作为对台湾本岛登陆的跳板,在黎明前从北、中、南三处登陆抢滩成功,南部的我军在东港溪口登陆后集结,准备朝台北推进,和台军在潮州以南地区展开激战。
  根据这一想定,台军除演练隐蔽航渡、海上对抗、舰机协同、阵地伏击、航道清扫、反潜作战、泊地换乘、滩头作战等常规科目外,重点突出了”逆登陆”科目的演练。
  接着,在下半年台湾政权移交后,为迎合台军新战略的调整,台军还陆续举行了”联兴82号”、”联兴83号”登陆演习。去年4月11日,台军又在台东地区的东知本海滩,举行了”联兴84号”联合两栖登陆演习,首先由lvt两栖登陆战车入水,接着通过海上攻击发起线,进行抢滩登陆。此类例行性演训,借实兵演练和海、空军支持作战,进一步加强了台三军的联合作战能力。
  
  电脑病毒攻防演习
永利皇宫app ,  
  台湾是世界最大的电脑软件和硬件生产基地之一,具备电脑网络战的巨大潜能。以往,台军在信息战模拟对抗中,着重在于加强台军自身的病毒防御。而2000年8月份,台军在举行的”汉光16号”演习中,则打破常规,第一次由”红军”和”蓝军”实际运用电脑病毒进行相互攻防演练,使用的电脑病毒达1000多种。
  据报道,近年来台湾军方一直在积极利用岛内电脑资源,不断开发研究信息战,并已发展电脑病毒近2000种,不可排除,电脑病毒的攻防战将在台军的信息战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据台湾军方认为,”台军不仅可以防卫固守,还可以进行信息战的‘决战境外‘”。
  另悉,目前台湾有民用、军用两条电脑通讯网络,为了军事保密,台军自己建立了一条内部通讯的网络。但如果军方内部网络被敌方侵入,整个系统就可能瘫痪掉。因此,通过复杂的电脑病毒演练后,台军正朝着结合军用和民用两条网络系统的方向努力,当面临战争时,就有军民两条网络可以使用。据透露,目前台军建设的电子战设施主要在在台湾东部,其理由是西部容易受到解放军的电子干扰。
  
  反封锁演习
  
  台湾岛地幅狭小,战略纵深短浅,战争承受能力差,最怕封锁作战。因此,台军在作战指导思想上,一直比较重视反封锁作战,尤以”汉光”系列演习表现最为突出。
  2000年4月25日至30日,台海军在位于台岛西南部海域举行了”海鲨130号”综合反封锁作战演习,主要演练了海上编队机动、舰潜对抗、扫雷、海空协同、夜间对海攻击、舰机联合反潜等科目。此外,导弹快艇还一并实施了”环岛演训”训练,藉以熟悉各港的地形和战术,提供其他舰艇作为未来进行反封锁作战的参考。
  2000年7月29日至8月2日,台海军在台岛西南海域举行了”海鲨131号”反封锁战术对抗演习,台海军出动各型舰艇20余艘、反潜机若干架参演,空军f-16型战术机2批3架次配合了演习,演习以对抗方式进行,主要演练了备战出港、编队机动、海空战术对抗、舰机协同搜潜与攻潜、扫布雷、电子战、舰炮火力支援等科目。
  有消息透露,台军反封锁作战的基本构想是:早期预警,及早发现。计划对北起日本海、南到南海、西至大陆纵深的军事动态实施严密监视,为保存能力,进行疏散,遂行机动作战;以海军为主,空、陆、海配合,以陆制海,进行包括反潜、扫雷的制海作战;区域护航、伴随护航,进行保卫交通线作战;采取空中空袭、攻势布雷、沉船封港、空降袭扰、两栖登陆、电子压制、特种作战等”对应”行动,以有效地掌握海峡形势,突破封锁。
  
  反潜作战演习
  
  近年来,台军根据台湾所处的特殊地理环境,将提高反潜作战能力列为反封锁作战中重要的一环,并提出其海军的战术目标就是”反潜第一”的思想。
  1999年,台海军专门成立了航空指挥部,并将空军的反潜机大队划归海军,由航空指挥部统一指挥。目前台海军队的反潜作战演习,主要为空中反潜、水面反潜和水下反潜三种。
  2000年4月6日至22日,台海军与新加坡海军在台岛西南至东南部海域联合举行了”海猎10号”反潜作战演习。主要演练了编队机动、潜艇伏击、舰机联合反潜、舰潜对抗、海空协同等科目。6月27日,台军海军导弹护卫舰3艘、潜艇1艘和s-2t型反潜巡逻机2架,又在台岛东北部海区实施了”猎鲸12号”反潜作战演习。
  7月底,台海军又出动各型舰艇20余艘、反潜机若干架以及空军的f-16战机,在台岛西南部海域进行了”海鲨131号”反潜作战演习,与”联兴82″演习合并,重点演练了备战出港、编队机动、海空战术对抗、舰机协同搜潜与攻潜、扫布雷、电子战、舰炮火力支援等。
  除此之外,台军每年一度的”汉光”军事演习中,反潜演练也是必演科目。每次演习中,台海军都派出自己仅有的几艘潜艇作为假想敌,在固定海区水下通过,尔后由航机联合对该海域实施搜索,发现目标后实施模拟攻击。
  台湾军队自称,在有敌情威胁下,目前海军只要有2至4艘水面舰艇,舰上搭载4架反潜直升机,就可完成一次海上反潜护航任务。在无敌情威胁下,4艘反潜舰艇,并搭载2架反潜直升机,每小时可对600平方海里范围内的海域进行对潜搜索,按最大出动强度计算,并可持续搜索30小时。
  
  后备力量动员演习
  
  近年来,台军十分重视各类后备力量的动员建设,每年都要进行以人力动员为主的”同心演习”,和以军需工业动员为重点的”自强演习”。
  2000年9月17日,由台”国防部”用电视、广播、报纸等媒体发布的”同心12号”动员演习令,一改过去台后备军人的”同心”演习,大部分着重武器训练的习惯,要求各应召的后备役人员于18日到指定地点报到,首度进行了编成点阅。根据演习安排,总共要召集7000名后备役军人和200多辆各型车辆和重型机械,并进行为期一周的教育训练,内容包括部队编成、检阅、作战能力测试、动员装备补充以及分配接收等科目。
  去年5月13日中午12时,台军在凤山陆军步兵学校进行了为期5天的”同心13号”演习。接着,16日开始进行车辆征集、军需物资征(购)用及医疗院所征用等项目的”自强19号”和”车动7号”演习。
  此类演习的目的,主要是用来检验台后备军队”闻令应召”的效果,验证三军动员部队年度计划的可行性,检验兵工厂遂行军需工业动员生产,以及动员全民支持军事作战的能力,以达成”实时动员、实时成军、实时作战”的目的。
  除此之外,台军还在各类演习中突出了城镇攻防演习、防核生化演习、新武器成军演习等等。很显然,台湾军队的演习已然变成了”台独”势力诸多政治举措的军事注解和引导外国势力干预中国统一大业的军事工具;为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捍卫祖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台湾军事演习大扫描

近年来,台湾当局在其”有效吓阻,防卫固守”军事战略指导下,大力加强备战活动,不遗余力地利用军事演习的多重功能对外表现它的政治企图。据统计,近年内台军就举行反登陆、反空降、反渗透及军、兵种联合演习270余次。
  如果按其演习性质归类的话,其类别如下。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