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必须优先提高军事人才信息素质,信息素养之方略

提升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军事人才 信息素养之方略

  -姜明

 一、引言
  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主要以信息系统为主导,各种作战要素、作战单元、作战系统,按照一定组织结构相互联系,并遵循相应机理运动发展的整体作战体系。无疑,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环境下,军事人才能否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熟练地获取、识别、处理、转换、传送、储存、利用和控制信息,使武器装备系统极大地发挥效益,是对高素质军事人才培养的起码要求。以信息化武器装备为主导的体系作战,不仅打的是信息战,也是对军事人才信息素养的考验。信息化条件下,在新质战斗力的诸要素中,掌握丰富的信息知识、操纵数字化武器装论文联盟www.LWlM.com备、具有信息决策与控制及对抗能力等高素质的军事人才将主宰未来的信息化战场。军事人才的信息素养是把握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主动权、尽快生成战斗力的关键。有资料称,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在美军指挥机关中,计算机程序人员约占30%,作战运筹分析和自动化指挥管理人约占30%。但在伊拉克战争中,设在卡塔尔美军中央总部的联合作战网络中心,其信息处理与分析人员有700多名(约占80%)。美军指挥机关运用先进的计算机网络技术,使作战反应灵敏、兵力调动迅速,成功地实施了“网络中心战”。可见,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环境下,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信息力逐步成为新的核心作战能力,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无论从侦察、情报、指挥、控制到作战,直至后勤保障和空间支援等环节,都体现了由始至终以信息为主导和信息制胜观。据报道,2011年北约国家在利比亚战争开始之际即启动了“网络黎明”作战项目,其目的是搜集涉及战争领域的重要情报数据,并对之进行整理和分析。战争中,北约部队还对卡扎菲直接统领的第32和第9特种旅实施了“无线网络入侵”。主要通过发送数据串的方式,北约部队成功地侵入利比亚军事系统网络,并利用嵌入程序,窃取其网络中的情报信息,甚至还以系统管理员的身份接管整个网络。从近期发生的局部战争看,体系对抗的背后是信息化军事人才的对抗,谁拥有优良的信息素养、掌握信息化知识和技能的新型军事人才,谁就能主导信息化战争的进程和结局。
  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环境下,信息素养是一个合格新型军事人才所必备的基本素质。体系作战中的军事斗争更加依赖信息,一支军队没有信息犹如一个人没有耳目和神经,一个没有信息素养的军人比其拿着枪不会向敌人射击更可悲。可以说,信息素养是新型军事人才通向信息化战场的“执照”,是促进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的催化剂。
  二、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军事人才信息素养存在的弊端
  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环境下,加快信息化人才培养,提升信息素养,将成为人才培养的重要内容。信息素养的提升是新型军事人才培养的新视点。当前,我军正处于机械化和信息化双重建设的关键时期,应该清醒地看到,信息化人才匮乏,信息化素养不高,已经成为信息化建设的瓶颈和体系作战能力生成的软肋。
  (一)是信息理论知识的基础较为薄弱
  部分部队的官兵中存在着信息技术理论知识掌握不深、不全面、更新慢,搜集、处理、交流、使用信息等能力比较低的问题较突出;一些官兵的计算机操作基本技能、网络知识以及相关的理论知识陈旧,只
会简单地浏览网站,至于能够制作网页、建库建模、开发软件、维护硬件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信息品质存在较严重的缺陷,对信息的敏锐感受力、信息持久观察力以及对信息价值的判断力和选择力明显不足;掌握和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的能力不强,应用统筹法、控制论等科学理论和方法以及人机结合等方面的能力欠缺。如某部通过对四百多名大学生信息素质的调查分析后发现,虽然军校学员的信息意识较强,但受军校保密管理规定和硬件环境等限制,学员的信息技术基础知识和技能水平参差不齐,相当一部分学员还没有掌握基本的技能,与信息化条件下军队现代化建设的要求有较大差距。
  (二)军事教育训练实践中不注重提升信息素养
  信息化条件下训练,根本要求是实现基于信息系统的人与武器的最佳结合,而优良的信息系统是由优良的通信能力、高效的数据收集、优质的信息资源和科学智慧的处理方案构成的,其中人的信息素养最为关键。总体来说,当前我军的信息化训练中重平台、轻信息,重硬件、轻软件的思维模式难以摆脱,一些干部习惯于用人脑、不善于用电脑以及人脑与电脑结合不好的惰性依然存在,不能熟练地使用计算机处理相关信息,精通指挥控制系统和辅助决策系统操作的人员缺乏等问题还比较突出;更不能充分利用信息技术,根据战场训练环境和特定的功能需求,从横向上对现有的武器装备系统进行改造升级,使其具有更好的通用性、交互性和联动性,实时无障碍的联通与组合;在优化作战体系的过程中,轻视指挥平台的实践运用,不能正确地处理软件和硬件的关系,难以促进作战平台与指挥信息系统的有机链接。此外,军校教学改革中,“信息就是战斗力”“信息就是增长点”的意识缺乏,信息领域的学科专业整合不力,信息技术与课程的融合不深,信息化教学设施建设滞后,人才培养的重心还没有聚焦到夯实信息基础上来。
  (三)高层次信息化专业技术人才培养乏力
  当前,我军信息化专业技术人才的建设重点不突出,没有走出兼顾一般、抓住龙头、带动整体的科学发展之路。如在培养能够跨学科领域谋划组织体系作战重大项目攻关的科技领军人才、能够指导推进学术技术创新发展的学科拔尖人才和创新团队、能够解决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中武器装备技术保障复杂难题的技术专家人才为主导,为信息化建设提供智力支撑等方面的工作力度不够。
  三、应对方略
  (一)“四类人才”是提升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军事人才信息素养的根本遵循
  在我军建设向信息化建设转型的关键时期,胡锦涛强调,要进一步实施人才战略工程,加强信息化人才队伍建设,优化人才结构,全面提高官兵科技素质,为形成体系作战能力提供人才和智力支持,加强联合作战指挥人才、信息化建设管理人才、信息技术专业人才、新装备操作和维护人才等“四类人才”的培养。这一重要指示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长远的重要指导意义,为推进我军信息化建设科学发展提供了基本遵循,也为我军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人才的培养指明了方向。
  对此,中央军委颁发的《2020年前军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着眼形成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准确把握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科学内涵和实践要求,以“四类人才”的培养为战略抓手,加快实现关键领域人才建设局部跃升,带动人才建设整体发展。“四类人才”的科学内涵是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环境下军事人才需求的精辟概括,也是提高我军官兵综合素质和加快人才队伍建设的必由之路。由于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集高新技术为一体,涉及武器装备、战场的指挥控制、兵器的操作使用、系统的维护与保障等大量的专业和技术种类,新型军事人才不可能是某一种类型的人才,而是聚合了不同专业门类人员具有信息化特征的一个巨大的人才群体,这一人才群体的信息素养要求最高。
  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核心是运用信息系统融合集成各种作战力量、作战单元、作战要素为整体作战能力,关键是将信息优势转化为决策优势和行动优势,目标是实现信息力与火力、机动力、防护力和保障力的高度聚合、整体提高和精确释放。毋庸置疑,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的军事人才素质中,信息素养是核心。
  一要认真贯彻军委关于实施人才战略工程的规划,深刻认识信息化建设中加紧培养新型军事人才信息素养的重要意义,把增强包括信息意识、信息知识和信息技能等信息化素质,作为人才培养的基准点;
  二要充分认识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能力建设是一项开创性的战略工程,与时俱进,以“四类人才”培养为切入点,把新型军事人才队伍信息素养的提升摆在战略高度予以足够地重视;
  三要站在推进中国特色新军事变革的高度,长远谋划,搞好顶层设计,通过不懈的努力,使军事人才
队伍的信息素养和综合素质有长足的进步。
  (二)多措并举,在动态中提升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军事人才的信息素养
  加强军事人才的交流既能使军队信息化建设在更大范围内优化组合,又利于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人才的成长与发展。在具体操作层面中要立足国情军情,转变观念,大胆借鉴,辩证看待自主培养和对外引进的关系,走出一条高效优质的特色之路,使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人才的信息素养在动态中提升。
  一是要打破专业技术人才与指挥人才的界限,广纳贤才,从专业技术干部队伍中选拔培养指挥人才。如在团以上单位逐层建立专业技术干部预提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库,把那些具备较强信息素养的适合担任联合作战指挥岗位的专业技术军官,选拔到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库中。并建立健全各项法规制度,合理调配人才资源和技术力量,把体系作战力量作为新生力量纳入军事力量体系。
  二是要打破常规,有针对性地从地方特招信息拔尖人才,经强化军事教育训练后,充实到我军的人才队伍之中。如在国家信息化发展的总体框架下构建军民融合信息化人才培养体系,发挥军民融合的特色走自我发展的道路,把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命脉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三是拓宽渠道,加强军内外及国内外信息化人才的交流。要以国家创新体系为基本依托,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发挥后发优势,积极吸收引领信息化发展方向前沿技术及可能改变竞争格局的突破性技术高端人才。
  (三)信息主导,推动军队院校教育训练向信息化聚焦
  早在2003年,总参首长在全军现代化教学工程任务部署会议上强调指出:“特别要重视强化信息素质的培养,使人才具备丰富的信息知识、掌握先进的信息技术,能熟练使用信息化武器装备、驾驭未来的信息化战争。”当前,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环境下,军队院校一个时期内的根本任务,就是要认真贯彻第十六次全军院校会议精神,强化信息主导,坚持把全面提高信息化水平作为院校改革的发展方向,推动院校教育不断创新发展。要把信息素养作为一项主要素质纳入军校人才培训大纲,在构建各级各类人才知识、能力和素质上,真正把培养学员的信息素养当着人才培养的主要任务来抓。要以新学科专业目录为导向,紧贴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积极发展与联合作战指挥、信息化武器装备、信息技术密切相关的学科专业,不断充实网络、云计算、通信与保密、虚拟仿真与对抗等高新技术,着力提高体系作战人才所必需的专业水平和信息素养。要增设信息技术和信息战等课程,科学地将信息技术与其他学科进行整合,并把信息素养的培养效果作为衡量军队院校教学水平的重要指标。要不断拓展以信息技术为支撑的指挥专业内涵,通过在指挥专业中融入信息理论、信息技术和信息装备等新内容,促进信息学科与指挥专业的交融互动,使指挥人才素质的信息成分全面提升。
  信息化战争的较量,促使了大量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不断创新和发展,并日益呈现信息化、智能化、网络一体化的趋势。没有具备良好信息素养的高素质军事人才,就无法熟练掌握信息化武器装备系统,无法创造和有效运用体系作战战法,更无法驾驭信息化战争。这就要求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军事人才不能只是满足于某一专业、某一领域的行家里手,而应成为在坚实的理论基础上,具有对信息的分析、加工及综合运用和创新能力的复合型“通才”。要以作战需求为牵引,突出电子战、网络战、心理战训练。要以联合训练为统揽、以网络化信息系统为依托、以信息化训练内容为核心、以综合集成为根本,按照“单兵集约训、单元合成训、要素集成训、体系融合训”的思路,运用信息化训练手段,促进作战力量综合集成,不断形成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能力所需要的信息素养。要充分运用模拟仿真技术对作战过程进行模拟演练,并用技术训练成果支撑战法创新,实现人与武器装备的最佳结合、技术与战术的真正融合,使信息技能尽快地转化为信息素养,最大限度地生成打赢能力。
  参考文献
  [1]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ED/OL]..
  [2]许铭桂.人才发展纲要有关继续教育等重大问题解读[J].继续教育,2011,(2).
  [3]王晓端,程春钧.论我国继续教育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J].继续教育,2011,(9).

  在战争形态和军队建设向信息化转型的进程中,人才队伍信息素质发挥着重要的推动作用。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必须把提高军事人才信息素质摆到优先发展位置,更新思想观念,确立更高标准,采取有力措施,努力实现人才队伍整体素质的快速提升。

  信息素质是指在信息社会中获得信息、利用信息、应对信息化战争所应具备的素养和能力,它是信息时代军事人才思想政治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军事专业素质和身体心理素质的综合反映,对于赢得战场对抗优势、掌握军队建设先机至关重要。

  提高人才队伍信息素质,是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的客观要求。信息化战场,人与武器装备相比,人仍然是战斗力生成的最重要资源。在信息化战争中,随着大量信息化武器装备广泛运用于战场,信息优势将主导战场优势,拥有一大批具有较高信息素质的人才,才能够熟练掌握新的武器装备,实时、准确地控制战场信息,创造和运用新的战法,进而赢得作战行动的主动权。因此,军事对抗双方人员的信息素质已经成为夺取战争胜利的关键。

  提高人才队伍信息素质,也是推进军队建设整体转型的迫切需要。人才转型是军队转型的先决条件。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尽管英、法等国也拥有了大量坦克,但机械化建设却首先在德国完成,这主要还是因为英、法军队中缺乏像古德里安、隆美尔、曼施泰因这样的机械化指挥人才。这说明,尽管武器装备转型十分重要,但并不代表军事变革的完成,只有人才转型才具有真正的决定性意义。目前我军正处在由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型的关键时期,武器装备的信息化含量还不够高,官兵的信息素质还不够高,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还不够高。解决制约军队信息化建设的“瓶颈”问题,加速推进军队建设整体转型,必须努力实现人才素质跨越式发展,加速培养和造就一大批具有较高信息素质的优秀人才。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