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与海军70年,小编与陆军70年花样许多征文

2019年4月23日是人民海军70年的生日,此时作为在青岛海军基地旁长大的我,不禁回顾起曾经做为一名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的父亲的那些经历和往事。

我生在青岛,从小在海边长大,家的附近就有海军部队。

1958年,我父亲从海军第一航空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青岛的北海舰队航空兵的独立3团水上飞行大队,成为了一名水上飞机的领航员。60年代出生的我跟母亲一起也搬到了位于团岛基地里面的家属院居住。

小时候跟大人到海边,能够经常看到码头上停靠着威武的舰艇,看到海面上有劈波斩浪的快艇编队航行。

团岛,位于青岛市的最西端,三面环海,南临黄海,北面是胶州湾,西面与黄岛区隔海相望(60年代的黄岛区还是遥远的郊区)。这里曲折的海岸线和郁郁葱葱的团岛山是我童年时代的美好的记忆,当然,最深刻的记忆还是那经常在一公里外就能听到的发动机的轰鸣声,那是我国50年代从苏联引进的“别6”型水上飞机,每次跟小伙伴们一起在机场玩耍时,我都会深情的仰望一下她那深蓝色庞大的身躯,船型的机身上红黄相间的八一军徽格外醒目,那独特的巨大上单机翼如同矫健的海鸥翅膀,似乎随时都要展翅翱翔,机头最前端的玻璃座舱,就是我父亲担任领航员的工作的地方。

上小学时,我们的校外辅导员也是一名海军老兵,他那一身漂亮的水兵服,让我那时起就对当海军产生了梦想。

(“别-6” 水上飞机)

1981年夏天,我高中毕业参加了高考,根据当时的分数线,我第一志愿选择报考了一所海军航空学校。

那个时代,海军的飞行训练任务也是很紧的,父亲每周只能回家一次,有时候执行任务时整月的不回家也是常事,其中最令我父亲感到骄傲的也是他经常给我讲述的是那次执行领海基线勘察的任务。

很快,录取通知书来了,我当时非常的兴奋,我当上海军啦!

那是1958年我父亲刚来到团岛基地不久,那时新中国的领海基线还没有正式公布,经常有外国的军舰军机在我们国家的近海转悠,他们不承认我们有领海,于是我们国家开始了新中国的第一次领海基线的勘察测量。这是一次重大的任务,由周总理亲自安排。海军派出大量船只沿着我国的沿海开始测量,但是东南沿海的一些暗礁险滩船只无法靠近,海军于是派出了团岛的水上飞机,我父亲所在的机组领受了任务,奔赴千里之外的东南沿海。水上飞机独有的特性可以贴近海面慢速飞行,一次加满油四千多公里的航程在当时可能是我们国家海军能飞的最远飞机了。父亲在执行任务中,贴近海面拍摄了大量滩涂暗礁的照片。经过数日的飞行拍摄,完成了任务返回青岛胶州湾,可是刚刚降落在胶州湾海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海面上顿时巨浪滔天,飞机像脱缰的野马无法调整航向,靠不了岸边了,机组人员开足最大马力,努力保持着航向,刚对准了航路机头又被巨浪打偏了,此时的飞机像一片树叶,在海面上隋波涛起伏,周围暗礁密布,随时都会机毁人亡。最后在岸基指挥和机组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慢慢的将飞机从胶州湾海口滑行到了南面的外海,才终于上了岸。虽然出现了这个突发的险情,最后还是圆满的完成了这次测量任务,这次机组拍摄的数据为我国1958年发布领海基线的声明提供了重要的参考数据。

尽管这所海军军校培养的是航空地勤干部,不是真正的舰艇上的水兵,但是我仍然如愿地穿上了海魂衫和水兵服。

飞行员是一个充满危险的职业,无论是执行任务还是训练中,危险时刻都与之相伴。而他们亲人们的心也无时无刻不在为他们挂念着。在一次反潜训练中出现了突发事故,深水炸弹刚脱离飞机在半空中就爆炸了,机身被打破了一个大洞,垂直尾翼被削掉了一半,后舱的射击员负伤,驾驶员费了好大努力才将飞机降落到水面。这个负伤的射击员是我家的邻居,阿姨脸上的泪水是对军人丈夫的疼爱,丈夫养好了伤又继续他们的事业,他们没有对部队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他们始终是在为军队的建设默默的奉献着。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回想当年,许多情形仍历历在目。

永利皇宫app ,时光飞度,老一代的军人与那个时代的飞机都退役了,80年代团岛基地换成了国产的白颜色的“水轰5”水上飞机,而现在,更先进的高新反潜机已经列装了人民海军,海军的装备这些年飞速发展着。再过几天就是人民海军的70周岁华诞,现在的时代,国富民强,多国军舰跨洋来贺,国家领导人到时来青岛检阅强大的人民海军,我作为一个60年代在海军基地里面长大的人,心潮澎湃,我看到了人民海军的发展壮大,更体会到了老一辈的军人为海军的发展,为国防事业无私奉献他们一生的精神。

这期间,我在海军飞行部队及机关服役19年,当过基层中队的技术员、指导员,以及后来海军某机关的干事、副科长、科长,军衔升至海军中校,职务晋升至正团职干部。

(“水轰5”水上飞机)

我对海军的感情很深,除了我是在海军成长起来的之外,我的家里还有三位当过海军的人。

(“高新6” 反潜机)

我的爱人也曾经是一名海军少校军官,而我的姐夫,曾是扫雷舰上的一名军医;我爱人的姐夫,则曾是护卫舰上的一名教导员。

远处海天相间处,一只蓝色的海鸥,伸展着矫健的翅膀,慢慢的接近了海面,慢慢的,与海面擦出了一条数百米洁白笔直的尾流,伴随着轰鸣继续加速,又离开了海面,飞向了远方的天空,这是我童年时几乎天天看到的画面,更是我一生中不可磨灭的记忆。

其实,高考那年我报考海军军校,完全是对海军的一种崇拜,舰艇、潜艇、飞机,漂亮的海魂衫和水兵服,那才是令青年男儿向往的地方。

“我与海军70年”系列比赛投票方式

今年是海军建军70年,我还有一个非常自豪的事情就是我入党那一天正是4月23日,所以,我对海军的生日更有着特殊的感情。

征文比赛:

终归岁月不饶人,当年17岁参加海军的我,如今已是年过半百之人。

1、计算新浪军事微信号(sinamilnews)征文作品展示文章页中投票环节的点赞数及文尾“在看”数量,数多者胜出。

说实话,军校的确是锻炼人的地方。我高考体检时身高只有173厘米,身体也比较瘦弱,而军校毕业时,我身高已到177厘米,长了4公分,终于超过了男人找对象175厘米的标准线。

2、计算新浪军事微博号(https://weibo.com/milnews)征文作品展示文章页中的点赞数量,数多者胜出。

其实,海军也是一个多兵种的复合型部队,有水面舰艇,有潜艇,有航空兵,有舰艇水兵,有航空地勤。而我,毕业后幸运地分配到了我国唯一一个水上飞机部队,成了海军内部“海陆空”皆有的部队一员。

水上飞机部队,担负着巡逻、轰炸、侦察、反潜、运输、救护等任务。那时我们部队装备的水上飞机,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苏联时期的老式水上飞机,称为别—6。

别—6水上飞机

这个别—6水上飞机,没有固定起落架,不能在陆地起降,只能在海面上起降,当飞机降落在海面上后,需要战士们穿着胶皮工作服在海里安装上起落架,再用卡车将飞机拖上岸来。

别—6水上飞机的最大时速为415公里,最大航程为5000公里,最大续航时间为20小时,机鼻有一门20毫米机炮,背部有双联20毫米机炮炮塔,翼下有4个挂架,可挂鱼雷、水雷、深水炸弹和航空炸弹,主要探测设备是机身下部的一部对海搜索雷达。

记得八三年夏天,大名鼎鼎的许世友将军到青岛疗养,顺便到我们部队看望官兵。

当年与许世友将军的合影

那一天,我有幸和许世友将军一起在别—6飞机前合影。当时许世友将军还问部队领导:有没有国产水上飞机?团长说:有,正在试飞,很快就会装备部队。

许世友将军听了后高兴地说:好,好,希望你们早日开上我们自己制造的水上飞机。

两年后,我又考上一所海军院校深造。三年后返回老部队担任了机务中队的指导员。

此时,我们团已经装备上了国产水上飞机——水轰五。水轰五不仅个头比别—6大得多,而且能够自动收放起落架,能够自己从海里登上地面,各方面的设施也有了很大的改进。

水轰五上岸时的照片

相比超期服役30多年的别—6水上飞机,水轰五的主要指标为最大平飞速度为550公里/小时,最小允许速度为195公里/小时,最大航程5000公里,续航12小时,升限1万米,抗浪2米。这使得我们部队的战斗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