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抗日战役多少个理所当然的定论,七七事变是东瀛有预谋发动的

关于《田中奏折》的争论,其实涉及两个层面的根本问题:

日本一步步将七七事变扩大为全面侵华战争

有日本学者认为,七七事变是“偶然事件”。当时,日本虽有侵华意图、有并吞中国的准备,但没有具体的作战计划。日本的战争假想敌是苏俄和美国,对于中国只是希望稳定东北建立满洲国,在其他地方则利用军阀割据的形势逐渐建立傀儡政府、实现控制。

灭亡中国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既定国策

日本自1868年明治维新后,在长期侵略战争中逐渐形成了以中、俄为主要对手的大陆政策和以美、英为主要对手的海洋政策。1929—1933年世界性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席卷日本后,以军部为核心的法西斯势力于1931年发动了九一八事变,用武力侵占了中国东北,将其作为灭亡中国的前进基地,并从国内到国际开始了紧张的全面侵华战争准备。
在日本国内,首先是内阁法西斯化。1936年,日本成立了受军部操纵的广田弘毅内阁,标志着日本法西斯政权的正式确立。同年8月7日,广田弘毅内阁在《国策基准》中,将以中国为主要对手的大陆政策、以苏联为对手的北进政策、以美英为对手的南进政策列为国策。其次是战争经济的建立。出于扩军备战的需要,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费不断增加,一系列经济统制法令的制定与实施将日本经济引上了战争轨道。三是精心进行军事准备。1936年,日本擅自增加驻天津的日本“中国驻屯军”人数。同年9月15日,日本参谋本部在《对华时局对策》中规定,“在华北,万一发生有关帝国军队威信的事件时,中国驻屯军应果断地立即给予惩罚。”在国际上,日本也是动作频频。一是打破华盛顿体系的束缚。日本认为,一战后美国主导的华盛顿会议签订的一系列条约,限制了其独霸中国和太平洋的目标,便于1933年宣布退出国际联盟,继而于1934年宣布废除华盛顿海军条约。二是与德、意结为国际法西斯集团。1936年11月,日本与德国签订了反共产国际协定,在反共的幌子下,东西方法西斯侵略集团初步形成。由此可见,七七事变前,日本从国内到国际,从政治、经济到军事等各方面,都做好了全面侵华战争的准备。七七事变绝非偶发事件,而是日本侵华政策的产物。

事实上,虽然日本提出以苏联和美国为首要的假想敌国,并确定了南北并进的方针,但不管是针对苏、美,还是北进、南进,都必定先打中国。先征服中国,不仅可解除后顾之忧,更重要的是可以获得战争资源和作战基地。可以说,征服中国是日本世界战略的核心。因此,日本在确定用兵计划时,始终把中国作为首要的侵略目标。

七七事变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第29军严辞拒绝。日军遂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又炮轰宛平城。第29军奋起抗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其二,《田中奏折》作为一个系统的侵略纲领,是否真实反映了日本统治集团的意志。现在的事实是,日本在1927年以后采取的侵略行动的方向、步骤、进程,与《田中奏折》中所作的战略规划如出一辙。很难想象,局外人能够对战争作出如此精准的预测!

七七事变是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开端,80年来历史的真相早已揭晓,但日本一些右翼分子却提出七七事变是日本没有预谋的“偶发事件说”、是中方挑动的“中方责任说”等。这些奇谈怪论,目的是为了掩饰日本对华战争的侵略性质。历史真相是:七七事变是日本法西斯有计划有预谋扩大侵华战争的借口和导火线。图片 1

1936年上半年,作为日本准备全面侵华战争的重要战略性步骤,广田内阁决定加强日本中国驻屯军,扩大其编制,提高其地位,司令官由少将军衔升格为中将军衔,且为由天皇直接任命的“亲补职”。新编成的日本中国驻屯军兵力由改编前的1771名增至5774名,兵力增加近3倍。1936年9月,日本中国驻屯军在非法侵占丰台后,即以中国军队驻地为目标,开始进行频繁的挑衅性军事演习。演习的次数由每月或半月一次,增加到三至五天一次;演习的时间由白天扩大到昼夜不停;演习用弹则由空包弹发展到实弹。10月26日至11月4日,日本中国驻屯军在北平西南郊举行秋季大演习,步兵、骑兵、炮兵、坦克协同配合,这是以夺取北平外围卢沟桥、宛平城等要点,最后攻占北平为目标的一次预演。1937年3月上旬至6月中旬,日本军部先后派出6批将校级军官,前往中国华北、华中和东北地区,进行战略侦察活动,为策划全面侵华战争做准备。5月至6月,日本中国驻屯军在华北的军事演习进入紧张阶段,特别是驻丰台日军在卢沟桥一带的演习愈益频繁。

目录
灭亡中国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既定国策

日本挑起卢沟桥事变后,为了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迅速作出对华增兵的决定。1937年7月11日,日军参谋本部分别向其关东军和驻朝鲜日军下达命令,以指定的部队向华北开进。日本陆、海军还就华北协同作战问题达成了协议。7月15日至17日,日军参谋本部又相继作出《形势判断》,制定了《对华作战要领》和《在华北使用兵力时对华战争指导要领》,预定在三四个月内消灭中国中央政权。接着,日本援军源源不断地开赴华北。

日本一步步将七七事变扩大为全面侵华战争

1936年,驻天津的日本“中国驻屯军”增兵之后,5月擅自在北平南郊的丰台驻军。1937年7月7日晚7时30分,驻丰台日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荷枪实弹在卢沟桥和宛平县城北郊进行夜间军事演习,然后发觉士兵志村菊次郎“失踪”。实际上,“失踪”士兵20分钟后已归队,日军却蓄意隐瞒。日军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索“失踪”士兵,遭到中国第二十九军副军长秦德纯的拒绝。于是,日军开始向卢沟桥和宛平发动进攻,七七事变爆发。在这一过程中,中日两方的代表一直在进行紧急谈判磋商,但日军不断向宛平发动进攻。很显然,日军是蓄意扩大事态。
七七事变爆发后,日本以此为导火线,迅速启动战争机器。8日,日本陆军中央开始研讨形势,陆相杉山元大将认为这是扩大战争“千载难逢的良机”。10日,日本内阁决定了派兵案,将七七事变称为“华北事变”。11日,日本内阁发表《派兵华北的声明》,诬陷是中国军队在卢沟桥“非法射击”而引发冲突,决定立即增兵华北。同日,日本参谋本部下令关东军和驻朝鲜日军迅速派兵华北,通知日本“中国驻屯军”中止与中方谈判,集中兵力准备攻击中国军队。与此同时,日本参谋本部制订对华作战具体计划。从中国东北、朝鲜派遣的日军到达平津地区后,28日和29日,日军分别向北平、天津发动进攻,北平、天津相继陷落。8月31日,日本成立华北方面军,8个多师团的兵力相继到达华北,将战火覆盖全华北。与此同时,8月14日,日本打响了淞沪会战。8月15日,日本组建“上海派遣军”,先后派遣9个多师团的庞大兵力进攻上海。9月2日,日本内阁决定将“华北事变”改称“中国事变”,终于将七七事变扩大成了全面侵华战争。
由此可见,正是日本法西斯以七七事变为借口和导火线,一步一步将局部事件扩大为全面侵华战争,所谓“中方责任说”完全是日本右翼分子编织的谎言。日本只有正视侵华战争的历史,才能面向未来,珍惜和维护中日友好关系。

对《田中奏折》是否存在,日本方面一开始就持否定意见。1930年,日本外务省向中国国民政府抗议,称《田中奏折》是伪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同盟国没有找到《田中奏折》原件。对于这一问题,历史研究者也有许多不同解释。日本研究者提出了许多疑点,甚至有人从冷战的视角出发认为是苏联情报部门伪造了《田中奏折》,目的在于引日本“南进派”进攻东南亚,遏制日本军事势力“北进派”进攻苏联,从而缓解苏联东西面临两面作战的压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ww.5856.com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