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泰法战争分别是怎样的,法暹战争的起因是什么

50年后,在另一场战争中,泰国人抓住机会,报了一箭之仇。

www.5856.com 1

中国人和英法联军打过的交道不少,法国人的套路,我们再熟悉不过。对待泰国,法国人使出了“小题大做装糊涂,大兵压境割领土”的惯用招数,利用暹罗驱逐两名鸦片商人的事件,向湄公河上游地区增兵挑衅,与暹军交火。面对这一连串“马神甫事件
鸦片战争”的经典帝国主义王八拳,暹罗知道,法国人这次是来要命的,于是拉拢英国,任命了一大批英国人担任政府要职,打算来一次“以夷制夷”。

1893年,法国驻暹罗公使指责拉玛五世的英国顾问雅克敏是“挑拨暹法关系的坏蛋”,法国与暹罗的边境摩擦也愈演愈烈,双方都指责对方侵犯边界、进行杀戮和绑架。1893年4月6日,法国指责暹罗举兵进攻湄公河东岸地区,因此要求暹罗割让湄公河以东的全部领土,并严惩越境的军官。7月13日,法国炮舰以庆祝法国国庆日为借口驶入湄南河口,河口的暹罗炮台向法国军舰开炮,法舰开火还击,双方各有伤亡。法国军舰最后进入曼谷河段,停在法国公使馆前示威。英国见暹法关系紧张,连忙派遣驻扎在新加坡的“帕拉斯”号和“敏捷”号巡洋舰前往湄南河,威慑法舰。

此战,泰国阵亡59人,300人失踪。虽然打得一点都不费事,但怎么说,好歹是打赢了,纪念一下也是应该的。战后国内群情振奋,将銮披汶视为国家英雄;而日本也借此机会增强了自己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为半年后进攻东南亚打好了基础。

19世纪末,英国与法国在中南半岛上展开了激烈角逐,英国控制了缅甸和马来半岛上的许多土邦国,法国则逐步从清朝和暹罗手中攫取了对安南、东京、交趾支那、老挝和高棉的宗主权。那时的暹罗也像清朝一样,被迫与英法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根据1855年第二次《英暹条约》和1856年《法暹条约》,英法两国在暹罗享有领事裁判权,两国商品关税不得超过3%,两国公民可以自由进入暹罗,军舰可以自由驶入湄南河口,直抵曼谷。此后美国、德国、俄国也纷纷与暹罗签订了类似的条约。拉玛五世亲政后,将外交重点放在了防备法国上。

www.5856.com 2

1870-1871年法国在普法战争中战败后,法国人认为挽回脸面的最好办法就是扩大他们在黄金半岛上的殖民地。1883年,法国完全占领安南,1884年将其“保护国”柬埔寨变为殖民地。法国占领安南后,其领土与暹罗的三个藩属国万象、琅勃拉邦和占巴塞接壤,法国人提出这三个小国也曾经向安南称臣纳贡,对其提出了领土要求。1886年,暹罗与法国签订关于安南与老挝地区边界的协约,规定暹罗将湄公河以东的全部领土转给法国,但河东岸的琅勃拉邦仍为暹罗所有。同年英国人废黜了缅甸王族,将缅甸变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这样英法两国在东南亚的领地都与暹罗接壤。此后英法两国多次就暹罗的领土问题进行谈判,双方都希望暹罗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作为英法领土之间的缓冲国,不愿意对方扩大在暹罗的势力。暹罗则巧妙利用英法之间的矛盾,面对咄咄逼人的法国势力,聘请英国人为王室顾问,将北部山区的柚木开采权和南部的锡矿开采权授予英国商人,暹罗的森林、采矿、水利灌溉和资源调查部门也都聘请英国顾问,以此换取英国对暹罗主权的保护。

www.5856.com ,1945年,日本投降,泰国新政府以“当年我们是被逼的”为由,脱离战败国的行列。至于之前打回来的老挝柬埔寨?当然又还给了法国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这一年,希特勒同学超常发挥,仅用了6个星期的时间就灭了法国。本土都完蛋了,东南亚殖民地的法军顿时成了没娘的娃儿。而当时泰国的銮披汶政府,早已和日本合作多年,装备了日本提供的先进军火,并在国内建立了高度集权的军事化政权,俨然就是一个日本军国主义在东南亚的翻版,磨刀霍霍,时刻准备着收复“失地”。

河口之战后,法国公使奥古斯特·巴维向暹罗提出最后通牒,要求暹罗割让所有老挝族人的聚居地,惩办河口炮台军官,并赔偿300万金法郎。暹罗政府对法国的最后通牒不予理睬,法国公使登上炮舰离开曼谷,开始封锁暹罗湾。这时的英国已经与法国在非洲殖民地产生了诸多不愉快,因此并不希望直接出面干涉暹法冲突。英国外交大臣向暹罗朝廷发出急电,建议暹罗全面接受法国的要求。1893年10月3日,暹罗被迫将湄公河东岸和河中全部岛屿割予法国,暹罗军队撤出河西岸的尖竹汶府,暹罗不得在马德望府、暹粒府和湄公河西岸25公里范围内建设军事设施。

第二次泰法战争:虽然赢了,然并卵

www.5856.com 3

第一次法暹战争,就这么打完了。暹罗不但被法国抢走大片领土,为了拉拢英国联合抗法,还把马来半岛的领土割让给了英国。这个梁子,算是彻底埋在了那一代暹罗人的心中。

然而,泰国站在了错误的阵营里,暂时的胜利,终究是要吐出来的。

古色古香的皇城,一把“一柱擎天”的巨型刺刀,每天如同天外来物一般突兀地插在城市最繁忙的交通枢纽之侧,陆军、海军、空军、警察及民兵的铜像环绕在“刺刀”的周围,鹤立鸡群,杀气腾腾,无声地注视着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

93年7月,法国人以“庆祝国庆”为借口,沿着湄南河直接将军舰开到了曼谷城下。这大皇宫就在河边,法国炮艇跑到泰国皇城根儿外头鸣枪放炮,实在忍无可忍。湄南河炮台守军hold不住,率先向法舰开炮,双反大战一场,互有死伤。法国人以此为借口,要求暹罗“割地赔款,惩办战犯”,并派海军封锁暹罗湾。暹罗赌定英国会派兵干预,因此很硬气地拒绝了法国的最后通牒。

而在这座纪念碑的背后,隐藏的却是一段沸腾而又屈辱,纠结而又尴尬的奇异岁月。用自己尖锐的身躯,告诫每一个远道而来的客卿——强国之梦,固然可期,但如果站错了队,违背了世界历史前进的方向,再强盛的“复兴之梦”,也必然只是一枕黄粱。

1940年1月,泰国东北方面军向老挝和柬埔寨发动攻击,面对20万泰国大军,15000法军虽然顽强抵抗,但仍然被泰国碾压。泰军在日本飞行员的空中支援下,对法军狂轰滥炸,不费吹灰之力攻占老挝。法国人在柬埔寨拼死反扑,但很快被泰军装甲部队击溃。

1940年,报仇的机会来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ww.5856.com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