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新四军能打鬼子的野史明证,红缨枪唬住

资料图:黄土岭歼灭战中我军缴获的部分武器。

中国军人杀红了眼,往往不顾手里的家伙比鬼子短,在对方刺入自己身体之后,迎刃而上,也刺中对方,同归于尽

资料图:1937年11月4日,八路军129师386旅和115师主力在广阳镇和沾尚镇之间,奋勇侧击日军左翼部队,毙伤敌千余人,缴获骡马700余匹,步枪300余支。图为115师在战斗中缴获的日军防毒面具等物品。

白刃战中,中国军人器不如人,技不如人,但为了对付日寇,他们想尽了各种招数。

抗战时期的国民党高官们在跟美国军人接触时,惊讶地发现这些美国人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热衷于搜集战利品,凡是从日本人身上得来的东西,哪怕是一个水壶、一顶军帽,他们都非常喜欢,常常拿香烟、糖果或其他日用品向前线的国民党军官兵交换。
时任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总司令的宋希濂曾有一段记载,日机在远征军的阵地误投了4个降落伞,“在我司令部的二十几个美国人高兴坏了,他们没有要别的,就把4个降落伞全要去了,每个人分一块保存着。我曾问过这些美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些东西,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我要拿回去挂在家里的客厅里,请亲友们来参观,这将是我一生最光荣和最愉快的事儿。’”
国民党高官感到新鲜:美国军人怎么这么喜爱战利品?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倒是十分理解。因为八路军和新四军对缴获鬼子的战利品同样有种特殊的感情。不同的是,在八路军与新四军战士的眼里,多缴获鬼子一杆枪,就意味着多打死了一个鬼子,并且在下一次的战斗中,还可能因为多了一杆枪能再多打死几个鬼子。仗打完了,打扫好战场,仔细搜缴鬼子的武器装备,这被八路军与新四军当成最要紧的事儿。
我曾向1942年参军的老八路杨水保特别求证一个问题:八路军跟“武士道”熏陶出来的鬼子打,是弱在战斗精神上,还是武器装备上?老人不容置疑地回答:“鬼子不怕死,我们更不怕死,就是装备不行。”
杨水保当时在129师385旅769团当侦察兵,他说自己参军两年时还连支枪都没有,平时就是两颗手榴弹用绳子拴着,挂在脖子上,执行便衣侦察任务时则掖在衣服下面。所以,那时候打仗,枪响以后八路军战士就渴望尽快冲到敌人跟前去,因为拿着枪的战士也不过20多发子弹,不经打,只有靠近了用手榴弹来弥补远距离火力的不足。当时,只有手榴弹可以靠自己土法制造,打仗的时候还专门有人提着装满手榴弹的篮子跟在战士身后输送。这还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至于民兵、游击队的装备,那就更差了。
平型关一仗,让八路军威名远扬。老百姓开始传说:“八路军真能打啊!看看那一大堆缴获的战利品。”那时候,“国军”的许多官兵虽然号称作战英勇,但还没有打过什么让国人解气的仗,更别说这种结结实实的歼灭战了。不少“国军”的杂牌部队听说日军来了更是望风而逃,甚至连日军穿什么衣服、用什么武器都只是道听途说。在山西战场上,八路军几次胜仗下来,阎锡山的兵看到八路军战士身上的黄呢子大衣和手里的“三八大盖儿”都羡慕不已。
仗打到这种地步,就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战士们而言,根本没有什么怕不怕和敢不敢打鬼子的想法,战士们整天琢磨的就是怎么才能打上一仗,怎么才能从鬼子那里缴支枪,给自己也换上杆“三八大盖儿”神气神气。
为回应“游而不击”的指责,八路军总部曾捎上战利品到武汉展示
往往正需要些什么,鬼子就送到跟前了,只要挑一个好时辰去领就是
八路军战士:下次战斗回来,请你吸日本天皇御赐的香烟

抗战后期,中国军队即使在大规模白刃战中也不落下风。八年抗战中,最大规模的白刃战发生在1943年着名的石牌保卫战中。战事最激烈的时候,在曹家畈附近的大小高家岭上,突然3个小时听不到枪声,这不是双方“中场休息”,而是在进行惨烈的白刃战。最后站在战场上的是中国军人,阵地前倒下的一具具日军尸体呈金字塔形,但中国军人无暇清点战利品,因为他们很快就要投入下一场战斗。60年后,《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记者重返当年战场,动情地描写死于白刃战的少年:“那时候,中国农民家的孩子营养普遍不好,十六七岁的小兵,大多还没有上了刺刀的步枪高。他们就端着比自己还长的枪上阵拼命。如果他们活着,都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他们也会在自家的橘园里吸着小口的香茶,悠闲地看着儿孙,温暖地颐养天年。可他们为了别的中国人能有这一切,壮烈殉国了。”

图片 1

初不如寇

资料图:晋察冀军区三分区2团1连连长李永生在三甲村战斗中,一人缴获轻机枪1挺,三八式步枪3支。

八路军做得更好。在1940年之前,八路军的拼刺高手就丝毫不惧与日军单挑,往往还能赚几个,着名拼刺英雄李仕亮就有这样的经历。1939年5月在河南滑县,他第一次将训练技术运用于实战,效果不错。在刺中一个日军胸部后,他信心大增,两个回合又解决了第二个鬼子。第三个费点事,双方刺刀架在一起相持了十几秒,李仕亮率先变招,用枪托将鬼子的颈动脉血管砸断……到抗战末期,八路军彻底扭转形势,一个十几岁的新兵就能刺死几个日军。日军曾讥笑八路军“武士的不是,战术的不懂,素质的不行,战斗中的自信没有”,而今用在鬼子自己身上,倒是更为贴切。

资料图:八路军120师359旅战利品展览的照片,照片上有毛泽东的题字。

日军不爱冲锋枪却垂青刺刀,还有一个重要考虑——省钱。日本是个岛国,资源匮乏,做什么事都崇尚节俭,连子弹也是。《东史郎日记》里就说,在日军眼里,“子弹像金币般值钱”。冲锋枪的适用对象是一群敌人而非单个敌人,基本乱打一气,难免浪费不少子弹,这是追求精准和提倡节约的日军难以接受的。在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中,日军之所以采取活埋、烧杀、溺毙、刺杀,甚至车轧等手段,除了残忍,就有节约弹药的考虑。

图片 2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打起仗来,手中的家伙太重要了。近距离白刃战,讲究“一寸长一寸强”。冈村宁次曾认为敢与日军拼刺刀的只有蒋介石的中央军,而中央军装备的拼刺步枪是中正式步枪,日军的拼刺步枪则是三八大盖,不妨将两者比较一下。加装刺刀后,中正式步枪长1.685米,三八式步枪长1.801米,相差超过10厘米。这意味着什么呢?你不妨先量一下自己前胸到后背的距离,就会发现,如果你用的是中正式步枪,刀尖还没碰到对方,鬼子已经刺中你。

图片 3

日本人崇尚节俭的直接表现就是精打细算。日军制造1支冲锋枪,造价是1支三八式步枪的3倍。加上子弹,造1支冲锋枪的钱,可以造5支三八式步枪。精细的日军一盘算,还是步枪吧。这个选择看似精明,实则愚蠢,日军自鸣得意的三八式步枪在美国人眼里,不过是“一个能够发射子弹的中世纪长矛”。

图片 4

迎刃而上

看完八路军举办的战利品展览后,国民党军某部官兵愤言不能积极抗战,甚为羞耻,并登台说:“我们的部队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只有八路军有战利品展览?要质问我们的长官。”
战利品:八路军新四军能打鬼子的历史明证
我爷爷辈的老人里,有不少是打过鬼子的老兵。作为凭借“小米加步枪”终于打赢了仗的人,他们常常跟我念叨鬼子装备的精良。这是老兵的思维。政治家关心大事,老兵更在意细节。尽管他们以窳劣的装备战胜不可一世的日寇,但是也常常就事论事地羡慕鬼子的“家伙什儿”,比如“三八大盖儿”“小钢炮”“王八盒子”等等。在那个年代,他们对这些东西可真是爱不释手。
陈赓、许世友将军等,都曾把缴获的日本军刀收藏起来作纪念,后来许多都交给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聂荣臻元帅曾缴获一本侵华日军军官的相册,漆布封面上印着钢盔和稿纸组成的图案,寓意打了胜仗用稿纸写捷报。但没想到,此物却成了聂司令员的战利品,他将此物收藏了将近50年。而从朱德、彭德怀、左权等在抗战时期留下的照片中,可以看出他们很多人都穿过缴获的日军黄呢子大衣……
回顾抗战历史,重新翻看这些透着硝烟味的老照片,仿佛看到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等抗日武装前赴后继的身影,仿佛感受到这些中华民族优秀儿女同鬼子浴血拼杀的场景与精神,仿佛目睹了胜利的豪情与喜悦。
老八路杨水保不容置疑地说:“鬼子不怕死,我们更不怕死,就是装备不行”
平型关一仗后,老百姓传说:“八路军真能打啊!看看那一大堆战利品”
几次胜仗下来,八路军战士的装备让阎锡山的兵羡慕不已

日军有两大作战信条:其一,精准射击。日军在日俄战争中击败俄国,兴奋莫名,总结出“一门百发百中的大炮要胜于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的经验,当宝一样供着,并以之指导枪支设计,于明治三十八年研制出射击精度极高的步枪,这就是中国人熟悉的“三八大盖”。日军使用该枪的历史长达40年,可见其钟爱程度。其二,近身肉搏。日军视白刃战为最能表现血性的作战方式。因此,在中国战场上,刺刀往往在打完子弹后才派上用场,扮演终结者的角色。日军在冲锋枪上甚至重达20斤的机枪上也加装了刺刀,在全世界绝无仅有,可见其对白刃战的喜好简直到了变态的程度。

八路军将领显然也注意到了战士们对武器的渴望以及武器对士气的激励作用。从平型关大捷开始,对缴获的战利品进行展示,在八路军那儿开始被当成大事。每次打胜仗后,八路军都会把战利品集中在一起,办一个展览,开一次大会,拍一些照片。为了回应一些国民党将领对八路军“游而不击”的指责,八路军总部曾捎了一些战利品到武汉展示:“游而不击”能弄到这些东西吗?
杨成武将军在回忆录《敌后抗战》中提到,1940年5月晋察冀军区一分区曾经举办了一次检阅大会,会上就有一个大型战利品展览,这是出自前来抗日根据地考察的民主人士李公朴的建议。举办这样的活动,对全国老百姓而言,就是要告诉他们“八路军到底能不能打”;对八路军官兵而言,就是要告诉他们“鬼子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讲究战略战术、听从指挥、勇敢战斗,一样能把他们消灭”。
事实上,这种展览的效果非常好。《陈赓日记》中对此有过多次记载。其中有一次写道:“我陈列战利品、日本俘虏兵,号召力最大,深闺中的三寸金莲少女,及走着八字步的老太婆,均一颠一倒地争看日本人。”
另一次记载该部在纪城开战利品展览会,参观群众很多。有国民党军某部官兵观看后,愤言他们不能积极抗战,十分羞耻,并登台说:“我们的部队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只有八路军有战利品展览?要质问我们的长官。”
笔者翻阅《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图集》抗战分册,看到几乎每次大的胜仗都留下了战利品展览的照片,笔者把他们搜集到一起,看到了一个个隐藏在照片背后的精彩细节。
如:八路军115师平型关大捷后留下了一组战利品照片,在战利品中出现了汽车、带发电机的电台、防毒面具、掷弹筒、炮队镜、潜望镜等稀罕物品。特别奇怪的是在一张照片里还出现了近卫辎重兵联队的袖章。按说这是日军拱卫皇宫的近卫师团所属部队,一般不会出国作战。日军战史记载称,该部队只是在1939年底因兵力不足首次组成近卫混成旅团参加了进攻广东、广西的作战,从来没有出现在华北地区。难道坂垣征四郎的第5师团里混进了一支近卫部队?这也许是一个永远的谜了。
说到“能打”的八路军,陈赓将军指挥的129师386旅,可是一支绝对的劲旅。抗战时期着名的教育家吴伯萧1939年曾在《夜摸常胜军》一文中,专门写到了该旅772团的战斗缴获情况,很有意思:
经过了长生口的处女战,经过了两战七亘村,经过了被敌人也称为“典型战术”的神头岭战斗与截击敌人180辆汽车而焚毁了它93辆的响堂铺战斗,“土包子”眼界可就开大了,世面也见得多了。每个人身上,不是呢大衣皮帽子,便是三八式步枪,翻毛皮靴或者黄呢军毯……战士们差不多每人都有一管自来水笔……惯于打胜仗的这支部队,军火不专靠我们后方的供给,零星用物也多是敌人送来的。他们将敌人叫做“供给部”哩。往往正需要些什么的时候,敌人就送到跟前来了,只要挑选一个好时辰去领取就是。“没有烟吸怎么办?”“不要紧,下次战斗回来,我请你吸日本天皇御赐的香烟”……
日理万机的毛泽东为一张照片题字:“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之胜利品”
粟裕为照片题诗:“新编第四军,先遣出江南,卫岗斩土井,处女奏凯还”
抗战胜利时,八路军与新四军的武器几乎清一色成了“日式”

答案分别是2万多支和680万把!

战利品越缴越多,八路军与新四军部队指挥员的个性气质也开始体现在战利品的展示活动中。
在一张照片中,386旅的战士们穿戴着神头岭伏击战缴获的日军狗皮帽子和呢子大衣、牛皮军靴,拄着崭新的“三八大盖儿”步枪,胸前挂着八路军特有的干粮袋,这样的装扮也只有陈赓所部才“秀”得出来。陈赓洒脱不羁的个性,使得他的部队也带着几分独特气质。“百团大战”第一阶段,386旅攻坚作战打下了榆社城,陈赓还留下了一张戴着日军战斗帽、拄着日军战刀的照片,聊作纪念。
有一张反映个人缴获战利品的照片给人印象深刻:田野里,一位八路军干部腰插驳壳枪,右肩扛着3支上了刺刀的日军“三八大盖儿”步枪,左手拎着一挺日军“歪把子”轻机枪,简直是一副“战神”形象。尤其是他憨厚的脸膛,和略微歪戴的小帽,更是让人感到生动亲切。此人名叫李永生,为晋察冀军区三分区2团1连连长。照片是在“百团大战”中三甲村战斗结束后所拍。那次战斗由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统一指挥,一举全歼了东团堡和三甲村两个日军警备队,是战后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撰的《华北治安战》一书承认的“玉碎”作战。
大家都知道八路军120师359旅开垦南泥湾开展大生产运动有功,殊不知这支王震指挥的劲旅也是作战缴获的主力,军史图集上留下了数张该旅战利品展览的照片,其中3张分别有毛泽东、王稼祥和王震的题字。毛泽东的题字很简单:“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之胜利品”,但日理万机的共产党领袖毛泽东能抽空为一张战利品照片题字,这件事情本身已意义非凡,事实上后来也未见第二例。
王稼祥的题字内容与前者基本相同,只是在照片中战利品一侧站着一位军装外面裹着皮大衣、神情谦逊的人,那正是旅长王震本人。王震的题字能让人看到八路军是如何发展壮大的:“抗战中夺获倭伪武器马匹组建之骑兵,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王震”。须知,在改编初期八路军是没有骑兵建制的,正是战场缴获的战利品使得八路军骑兵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对缴获鬼子战利品的展示,江淮地区的新四军似乎做得更有特色。新四军军长叶挺将军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抗战时期他的胸前总离不了一架德国“蔡司”照相机,因此留下了不少珍贵的战争摄影作品,其中就有专门为新四军举办战利品展览拍摄的照片。新四军先遣支队司令员粟裕,则在战利品照片上留下了极具文采的诗文。
新四军战史上的抗日第一仗“卫岗战斗”胜利后,粟裕在战利品照片上写道:“新编第四军,先遣出江南,卫岗斩土井,处女奏凯还。粟裕题为:民国廿七年六月十七,余率先遣队之一部初出江南,于镇江南之卫岗伏击日军,截获运输汽车五辆,长短枪十余支,日钞七千余元,军用品甚多。当场毙敌少佐土井、大尉梅泽武四郎各一,敌兵十余名,伤者无多。此为战利品之一部。”
在新四军2支队3团官陡门战斗胜利后,粟裕再次为战利品照片题诗,这一次他留下的是堪称篇幅最长的题照文字:“新四军,胆气豪,不畏艰苦与疲劳,七十里之遥,雪夜奔袭芜湖郊,伪军无处逃,伤毙满沟,活捉四十余,步枪四五十条,机枪三挺,驳壳十余条,还有大刀、日伪军旗、脚踏车、大衣与皮袍,军用品用箩挑,汉奸远逃,敌伪心愁,广大人民兴高,同声咒骂汉奸:罪不可饶!粟裕题于廿八年一月廿一日。”粟裕的兴奋之情跃然纸上。
另外,新四军在父子岭战役、宿宁陈集战役中留下的战利品照片中,缴获物品摆放非常有序,且有全副武装的英武战士置身其间,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布展,与北方八路军的粗犷风格不同,这也许与江南新四军做事的细腻作风有关吧。
到了抗战后期,从八路军、新四军的战利品照片上,可以看出缴获的鬼子军品越来越多,品种也越来越丰富。我的朋友沈克尼是位抗战文物收藏家,他看了八路军115师教导2旅郯城战役战利品照片后,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里面有3架日军照相机,其中就有他所搜集到的美能达SEMIL和SIX,还带有三脚架。另外还有钢琴、手提琴、画报等物品。内行人都知道,这些玩意儿只有端了鬼子的“老窝”才能搞得到。事实上,这次战斗正是全歼了一个鬼子小队及伪军数百人。
1945年8月,中国人民的浴血抗战赢得了胜利,此时八路军、新四军手里的武器几乎清一色成了“日式”,同期国民党军主力部队装备则成了“美式”。只不过,前者是从鬼子手里缴来的,而后者则多是用国库的钱买来的或是盟军支援的……

为了在白刃战中有效对付日军,中方还采取了“非对称战术”——用手枪打。这是因为,在战斗中调转枪口很方便,且射速低,子弹打中日军后就留在其体内,不会贯穿后再打到自己人。陈赓麾下的第20团政治处主任吴效闵就对官兵们说过:“和鬼子拼刺刀,你先用枪撂倒几个,再给小鬼子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别和野兽讲规矩。”

1940年之前,八路军的拼刺高手就丝毫不惧与日军单挑……到抗战末期,八路军彻底扭转形势,一个十几岁的新兵就能刺死几个日军

日军视白刃战为最能表现血性的作战方式。因此,在中国战场上,刺刀往往在打完子弹后派上用场,表现侵略者的凶残

日军为什么弃冲锋枪而就刺刀?难道脑子进水了?

不论是战史记录还是老兵回忆,日军在白刃战中面对中国军人,优势明显,常常是一个顶几个。以百团大战为例,在白刃战中要对付1个日本士兵,至少需要3个八路军战士。作为晋察冀军区最精锐的冀西军区第1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总结教训时专门讲到“白刃战”,指出日军“体力好、技术好”,八路军“损失甚大”。

我们常说,人与武器实现最佳结合,才能产生最大的战斗力。如何结合?训练是桥梁。中国军人在拼刺家伙这个“硬件”上比鬼子差了10厘米,在刺杀技术这个“软件”上的差距则不止一星半点。日军训练非常重视刺杀技术。笔者在一部纪录片中看到侵华老兵金子安次回忆,日军用活人进行刺杀训练时,刀刃能准确避开胸腔肋骨的阻挡,直入心脏。中国军队呢?以国民党中央军为例,抗战前以德为师,而德军在近战中信奉“冲锋枪加手榴弹”,对白刃战不屑一顾。中央军受此影响,对刺杀也不重视,训练不多,以致被日军将领如此讥讽:“始终摆着端枪的姿势,这在所谓刺杀术上似乎属于笨拙之列。”

但是,中国军人凭着民族大义和英勇血性,往往不顾手里的家伙比鬼子短,在对方刺入自己身体之后,迎刃而上,也刺中对方,同归于尽。这种打法,连尊崇武士道精神的日军也甘拜下风。

值得一提的是,日军在其他战场很少与美军、英军等打白刃战,只在中国战场采用这种属于冷兵器时代的作战方式,实乃藐视中国军人武器不行。当时,中国的兵工厂基本造不出像样的冲锋枪,也缺乏其他厉害的近战武器,使日军打起白刃战来,不必担心被成片撂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ww.5856.com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