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是准空姐和话务兵,这样的女兵你见过吗

随着训练量的增加,陈余加的恐惧感在一点点的消失,训练状态渐入佳境。从平坦的机场到野外、黄滩,从顺利实机机降到驾驶“山猫”游刃有余,经过3个月的集训淘汰,陈余加和7名队员成功入围,获得了参训资格。

正在进行狙击射击的程园园。朱万福 摄

排长说她内心有一种莫名的酸楚。

她们本可以在校园里享受安逸的大学生活,也可以和闺蜜牵手逛街在繁华都市,还可以谈一场花前月下的恋爱。但她们选择了携笔从戎,把最美的青春留给了军营,在火热的训练场留下自己的军旅记忆。

图片 1

初夏,训练场,骄阳似火。

图片 2

狙击手集训队训练强度高。“胳膊磨破了皮还坚持训练,换完药继续训练。”集训队男兵们说,“伤口和衣服粘在了一起,但她一声不吭,看着让人心疼。”

刁蛮叛逆的女孩入伍后,竟给家里打电话“求救”,结果……

这对狙击手“姐妹花”站在一起,完全是不同类型:一个热情奔放,一个温婉文雅;一个大大咧咧,一个心细如发;一个身材高挑,一个略显娇小。

随着手部力量的增强,陈余加如期通过了10米绳降和索降的模拟训练,进入实机机降。然而,登上直升机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剧烈的眩晕和呕吐,让原本已经动作娴熟的陈余加,仿佛又一次回到了原点。站在舱门口,陈余加紧张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图片 3

图片 4

狙击训练中的“姐妹花,头顶弹壳练据枪瞄准。朱万福 摄

图片 5

训练场上的徐晴晴。朱万福 摄

2018年1月,一场围绕着3个月后赴西部举行空突演练的集训,悄然拉开战幕,陈余加毅然报了名。经过各种竞技,她和14名女兵顺利入选集训队。

受了伤,大家都以为她会休息两天,谁知第二天她又来了。凭着这股不服输的韧劲,现在,程园园常常和集训队的男兵较量。

再到空突奇兵,

徐晴晴,入伍前是空乘专业大二学生,这个爱唱歌的女生是个十足的军迷,从小梦想成为女兵。

图片 6

如今,几种狙击枪被程园园和徐晴晴摆弄的娴熟自如,还掌握了狙击手射击、潜伏、伪装、手语等专业技能。

图片 7

程园园,这个别人眼中“舒服”的话务员,却主动申请到狙击手集训队锻炼。

声明:来源于央视军事,整理自《军旅人生》,转载请注明出处

入伍才半年,徐晴晴便成长为军事训练“全能王”、女“神枪手”,光荣加入旅狙击手集训队。

猜你喜欢

徐晴晴本来可以实现很多女孩心中美丽而斑斓的“空姐”梦,飞向蓝天,与白云为伴。可她却选择了军营,选择到狙击手这个属于男兵的“领地”证明自己。

图片 8

程园园,这个常和男兵pk射击技术的女兵,居然是个话务兵!

当兵就要有个兵的样子。

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对狙击步枪情有独钟。

图片 9

去年9月,她应征入伍,圆了军旅梦。“终于穿上了军装,拿到入伍通知书时的心情,比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还兴奋、激动!”

高中毕业后,她第一时间报名参军,却因为视力不合格愿望落空;在大一时候做了视力矫正手术,得以应征入伍,却发现现实与理想差之千里;好不容易练就了过硬的本领,却又赶上部队编制体制调整,她又不得不从头再来。

图片 10

2014年,已经是大学一年级学生的陈余加,任性地放弃了学业,走进英雄的李向群部队。本想成为狙击手的她,却阴错阳差地成为了一名话务兵。背号码、背标点符号、接电话,三尺机台几乎成为了陈余加军营生活的全部。但她依然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像特种兵那样生活。

成为合格狙击手只是她们迈出的第一步,这两朵狙击玫瑰才刚刚绽放练兵场。

有一种人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爱,他们就是中国军人

徐晴晴,入伍前是“准空姐”。这个新兵,步枪射击居然发发打出“满环”,惊呆了老兵,迅速红遍军营,被旅狙击手集训队看上。

央视军事

徐晴晴和程园园——这对英姿飒爽的狙击手“姐妹花”,是某旅狙击手集训队的“明星”。

图片 11

突然,百米外草丛中,10余个身靶同时升起。“啪啪”,两声枪响,两个“劫匪”目标身靶应声倒下。教练员当场宣布,程园园、徐晴晴通过快速搜索射击考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军事新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