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拒绝禁止太空武器条约,媒体称中俄外空条约草案未禁止反卫星武器研究

图片 1
资料图:韩国媒体制作的中美导弹打卫星试验示意图

美国拒绝禁止太空武器条约

  美国Examiner.com网站4月2日报道称,中国发布了《2010年中国国防白皮书》(下文简称《白皮书》),全面阐述了中国在国防事务上的立场。书中第十章名为“军控与裁军”,讲述了中国在防止太空竞赛方面的努力。

 2008年2月12日,中国和俄罗斯共同在联合国裁军会议上再次提交了“防止外空军备竞赛条约草案”,要求禁止任何国家在外太空部署任何武器。美国方面公开拒绝这一建议,并表示确保遵守这一条约将是“不可能的”。美国白宫发言人达娜·佩里诺12日表示,“美国反对针对禁止或者限制进入或使用太空发展新的法律体系或者施加其他限制。”
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新的具有约束力的军控条约根本不是维护美国及其盟国的长远太空安全利益的有效工具。”美国一直以来都不希望自己的太空优势受到任何限制,对于中俄的这份提案,美国表达反对意见也并不令人奇怪。但中俄此举对长期陷入僵局的裁军谈判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同时美国的表态将加剧世界各国在太空的军事集结。
  论文联盟WwW.LWlM.com
  
  中俄提案禁止太空武器
  
  随着外空军备竞赛日趋加剧,太空战越来越逼近。因而,制定国际条约限制太空武器刻不容缓。
这个问题已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中国、俄罗斯等多个国家主张,为保证《外空条约》的有效性,需要进一步完善它的内容,根据当前形势增加一些新的条款。
  多年呼吁均遭拒绝
  冷战结束后,美国在民用和军事利用外空领域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对可能束缚其技术和装备发展手脚的任何国际条约谈判均持消极态度,使得国际社会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谈判进展不大。2000年联和国大会即对“阻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提案进行表决,参加表决的国家中163票赞成,3票弃权,弃权的三国是美国、以色列、密克罗尼西亚联邦。2002年6月,中俄等国联合提出了《关于未来防止在外空部署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国际法律文书要点》的工作文件,以后又根据各国的意见起草了《关于外空法律文书的核查问题》和《现有国际法律文书与防止外空武器化问题》两份非正式文件,但由于美国始终不愿将这个问题列入联合国裁军会议的议程,这一进程一直未取得进展。俄罗斯警告说,美国的态度和做法势必将引发一场太空冲突。之后6年间,中俄两国一直提议签署条约,禁止向太空部署任何武器,不对他国卫星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但遭到美国的拒绝。
  
  中俄再次联手提案
  2008年1月21日俄航天部队司令波波夫金称,俄罗斯一向反对在太空部署任何武器,认为太空军事化将对世界构成严重威胁。俄罗斯驻日内瓦裁军大使、第一副外长洛希宁1月25日在联合国裁军会议上透露,俄罗斯和中国将于2月12日向裁军大会提出条约草案,禁止在外太空部署任何武器。洛希宁没有提供有关条约草案的具体细节,不过草案已分发给各国外交官传阅。但美国国务院负责国际安全和防扩散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马利表示:“新条约草案中没有什么内容能改变美国目前的立场。对于美国及其盟友而言,签署这样的条约,并不能保证太空的长期安全。”
  2月12日,中国和俄罗斯共同向裁军谈判会议全体会议提交了“防止外空军备竞赛条约草案”。在这份名为“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的草案中,中俄提出通过谈判达成一项新的国际法律文书,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维护外空的和平与安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专门到会发言,介绍这一条约草案。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代表也向大会宣读了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的书面致辞。不过,对于中国与俄罗斯的表态,美国方面明确表示,确保遵守这一条约将是不可能的。美国白宫发言人达娜·佩里诺12日表示,“美国反对针对禁止或者限制进入或使用太空发展新的法律体系或者施加其他限制。”
佩里诺表示,阻止太空军备竞赛最好的办法是“鼓励旨在增加透明度以及建立信任措施的讨论”,只有这样,各国才不会被潜在对手的计划“蒙在鼓里”。
  
  联合国裁军会议年会分三次举行,今年首次裁军大会已于1月23日在日内瓦开幕,并于3月下旬结束,各成员国主要围绕核裁军、防止外太空军备竞赛等议题进行讨论。路透社报道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会上表达了对于国际防扩散和外太空武器扩散谈判的担忧。潘基文称:“我对这一僵局感到十分担忧。联合国必须牵头来改善全球‘安全气候’。”
  
  美国为何拒绝太空武器条约
  
  据美国合众社1月24日报道,世界民意网对1247名美国人和1601名俄罗斯人进行的调查,大多数美国人和俄罗斯人认为,他们的政府应该共同努力防止太空军备竞赛。72%的俄罗斯人和80%的美国人同意签署一个有关禁止在外太空部署任何武器的新条约。但是,五角大楼和白宫为什么还要这么“一意孤行”拒绝签署禁止太空武器条约呢?美国拒绝签署这样的条约意图很明确,其根本原因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太空优势受到限制,不愿意让自己在太空发展方面被捆住手脚。
  美国太空武器化意图明显
  多项证据表明,布什政府确实正在积极推进太空武器化进程。美国近年来颁布的一系列军事文件表明,它企图以军事手段控制太空。从现实情况看,美国正在实施多个发展太空武器的研发项目,这些武器不仅可以攻击处于飞行状态的弹道导弹,还可以攻击卫星或地面目标。
  论文联盟WwW.LWlM.com
  积极推进反导计划,试图建立从陆、海、空、天对弹道导弹实施全程拦截的综合导弹防御体系。通过几十年的发展,美国已经在本土部署地基中段防御GMD系统,并计划在欧洲的捷克和波兰部署,2010年后将形成初步作战能力,届时将能实现对导弹的中段拦截。除此之外,在陆上还部署了战区高空防御系统(THAAD)、爱国者PAC-3等末段防御系统,海洋上部署海基中段防御系统,以波音747为载机的机载激光器正在形成作战能力,未来还可能论证部署天基拦截系统。这样一个四位一体的反导体系将可以实现对弹道导弹的全程拦截。
  大力发展反卫星武器,确保夺取制天权。美军认为夺取空间优势最有效的途径就是摧毁敌方的卫星系统,因此需要发展多种类型的反卫星武器。现在机载反卫星导弹、地基激光反卫星武器和地基动能反卫星武器等方面具备或将具备实战能力,另外还可能利用航天飞机直接破坏或摧毁敌方卫星。此外,美国正在积极实施其他多种可能研制出反卫星武器的研发项目:从2003年的XSS-10、2005年的XSS-11、“自主对接技术演示”(DART)卫星、2006年的“微卫星技术试验”卫星到2007年的“轨道快车”计划,美国几乎每年都要进行与反卫星技术相关的微小卫星的演示试验。目前正在发展XSS-12和“前端机器人使能近期演示验证”(FREND)等计划,以探索和积累新型反卫星技术。
  发展空间作战飞行器,在空间实现“全球作战”。美军确信空天飞机和轨道轰炸机是进行全球打击的得力平台。现在与空天飞机有关的研制项目就包括X-33、X-34、X-37、X-38、X-40、X-43未来X飞行器和“冒险星”计划等。空天飞机未来会有多种用途,包括:从外太空发射武器,攻击陆、海、空、天重要目标;作为全球轰炸机和全球运输机;作为快速廉价地进入太空的平台;进行反卫星和为在轨航天器提供服务;进行侦察监视与预警;作为战时空间预备指挥所等。
  太空武器定义尚未明确
  美国的GMD系统的拦截高度约为200~2000千米,这已经达到了外太空的范围。因此,已被列入太空武器“泛指”的禁止范围。根据“泛指”的定义,美国唯一允许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是末段防御系统,末段防御系统将在数十千米范围内摧毁来袭弹头。与其它防御系统相比,末段防御系统的计划部署范围较小,通常仅担负某个区域的点防御任务。在没有其他层次防御系统的情况下,末段防御系统无法提供全球导弹防御能力。因此,对于太空武器“泛指”的定义将严重影响美国的全球反导能力。在目前对于太空武器的界定还没有确定的情况下,美国不可能签署任何有关禁止太空武器的条约。

  文章特别提到:中国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认为国际社会谈判缔结相关国际法律文书是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最佳途径。

转贴于论文联盟

  2008年2月,中国与俄罗斯共同向裁谈会提交了“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PPWT)。2009年8月,中俄共同提交工作文件,回应裁谈会各方对中俄外空条约草案的问题和评论。中国希望各方早日就这一草案展开谈判,达成新的外空条约。美国以“无法证实”为由拒绝了中俄之间的草案,但是中俄两国仍在继续努力使此草案发挥实际效力。

  中国眼中的美国太空力量

  美媒称,2007年4月27日,美国国会在关于中国2007年1月11日进行反卫星武器(ASAT)试验的一份报道中称,美国国务院在2007年3月7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援引美参联会主席佩斯(Peter
Pace)的话说,大量中国解放军官员和中国民间分析人士均认为,中国有必要以反卫星试验来回应美国在太空的霸权,并可用这种武器来对付美国脆弱的“卫星依赖”。报道进一步引用佩斯的言论称:一位解放军上校在2006年末撰文指出,美国的军事力量,包括远程打击能力,都依赖于其太空优势;一个发展中国家如果能大力发展太空科技,便可快速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军力差距。这样的说法表明,中国已经意识到太空系统对美国军事行动的重要性,而对付美国的最好办法便是阻止美国对太空的利用。

  中国与PPWT

  中俄之间签署“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PPWT)的目的是,为了弥补《外层空间条约》第4原则的不足。第4原则禁止在绕地球轨道及天体外放置或部署核武器,或任何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但是,并没有禁止非核武器或者“潜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最后,PPWT给“在外空的武器”下了定义:“在外空的武器”系指位于外空、基于任何物理原理,经专门制造或改造,用来消灭、损害或干扰在外空、地球上或大气层物体的正常功能,以及用来消灭人口和对人类至关重要的生物圈组成部分或对其造成损害的任何装置。

  PPWT草案还讲到:“放置”系指武器如果至少绕地球一圈,或在离开此轨道之前沿这样的轨道运行一段,或被置于外空某个永久基地,则被认为是放置在外空。

  在以上两种定义中,PPWT定义了什么是“太空武器”,但是这样的定义只针对于专门用作“太空武器”的装备。PPWT进而讲到“禁止太空武器”:各缔约国承诺不在环绕地球的轨道放置任何携带任何种类武器的物体,不在天体上安置此类武器,不以任何其他方式在外空放置此类武器;不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不协助、不鼓励其他国家、国家集团或国际组织参与本条约所禁止的活动。

  更重要的是该草案所没有禁止的。2009年8月18日,中俄代表团在联合国裁军会议上回应了其他几个常任理事国对该草案的关注。特别的,中俄指出:

  (1)、PPWT禁止对“外太空物体”的攻击和威胁,但是并没有禁止在外太空建立军事力量。

  (2)、PPWT并没有更改联合国宪章第51条所规定的自卫权利。然而,如果一个国家签署了PPWT,那么该签约国将不能使用PPWT所禁止的武器装备。

  (3)、PPWT没有禁止对反卫星武器的研发、试验和部署,因为这些并不满足PPWT对“在外空武器”的定义。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永利皇宫app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